四五中文

繁体版 简体版
四五中文 > 授业恩师 > 185、单开一场只为你

185、单开一场只为你

刘瑾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他也很同情陈策。

这风头不能只被文官抢了,人家真正操控局面的人却什么都没得到。

这公平吗?

刘瑾都看不下去了!天天白嫖陈策的饭菜白嫖出感情了,心里自然还是朝着陈策的。

他对朱厚照分析道:“陈公子呢,他就是不愿意和官场的人接触,因为这会给他制造麻烦。”

“他不喜欢招惹麻烦。”

“当然了,还有一个最重要的事,太子爷你不常在陈公子身边,你看这最近,陈公子时常就被人欺负。”

“不给他个身份护他周全,以后这种事指不定还会发生。”

朱厚照一想,好像还真是这么回事,然后反手一巴掌抽到刘瑾头上:“你不早说?”

刘瑾:“……”

“还有!别卖关子!你想说什么?”

刘瑾嘿嘿道:“之前咱成化朝不是有个被扯裁的厂吗?”

“爷你把内厂给重新搭建起来,让陈公子去管着咋样?找个明面的人顶事儿,陈公子呢,就暗中操控内厂就好了,也不和外接触,还有人保护他的安全,还赋予了他官面上的权力,这多好。”

朱厚照双目一亮,道:“好好好!”

“刘瑾,你干了一件人事,不错,你这个想法极其不错!”

“就这么办,我去找父皇去!”

……

当开内行厂的要求,被朱厚照提出来后,弘治皇帝怒火中烧,嘴都气歪了。

“你混账!”

你可知道当初多少文官们听到内厂就谈虎色变?

汪植对他们的影响,到现在他们都还历历在目。

朕就算是天子,也没本事在文官的重压下重开内厂!

你真当你爹是皇帝,就能为所欲为?

“这个不行!换一个!”

弘治皇帝斩钉截铁的道。

朱厚照呵呵道:“父皇前不久还说你不赖账,结果我要这个不行,要那个不行。”

“哎,算了算了,我看父皇你也就一张嘴了。”

朱厚照摇头失望离去。

只是这点蹩脚的激将法,在弘治皇帝眼中和小孩子过家家没区别。

他眯着眼,不知想些什么,叫住朱厚照,道:“你等等!”

“为什么要开设内厂?”

是他要求的,还是朱厚照主动要单开内厂给他?

弘治皇帝要弄清楚,如果是对方要求的,他要厂卫为了做什么?

朱厚照道:“为什么要开内厂,因为我调不动东厂和锦衣卫啊,这不只有你能调得动?”

弘治皇帝冷笑道:“朕可以赋予你调动东厂和锦衣卫的权力。”

“老实和朕说,为什么要开内厂。”

朱厚照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挥挥手道:“算了算了,不为难父皇了。”

“不开就算了。”

朱厚照在保护陈策,不想让陈策被过多关注,怕给陈策招惹麻烦。

“那不行就赏儿臣十万八万两吧。”

弘治皇帝胸口起伏,怒道:“朕尽量试一试,不保证成功!”

相较于十万八万两赏赐,开内厂更靠谱点。

弘治皇帝也想知道,他要开内厂究竟为了什么目的!

这个人,弘治皇帝看不透,总觉得他很危险,如果他真心实意为厚照好,弘治皇帝自然不会亏待对方。

可如果利用厚照达到自己目的,那就不得不杀!

现在杀,总比以后自己死了杀更容易!

……

礼部。

“程大人,这是下官批过的公文,需要您签字。”

程敏政点点头,这段时间宁诚在礼部的工作越来越得心应手。

程敏政批了公文,便点一点宁诚道:“汝公务繁忙,但孩子的事也该操心操心。”

“你我做父母的操劳半辈子,始终都是为了后代。”

宁诚颔首道:“大人说的是。”

他不理解,你程敏政就算看中了我家闺女,也总该你提亲吧?毕竟你们是男方,总不能让我这个女方率先开口。

我现在甚至连你家的哪个子嗣后代都不清楚,你就算让我开口说婚媾之事,我也不知如何说起。

说话间,一名文书小吏走来,将一封请帖交给程敏政,道:“程大人,有人送来一封请帖。”

程敏政点点头,宁诚知趣的离去。

程敏政看完了请柬,不由奇怪,陈策为什么忽然会宴请老夫?

为了和宁诚女儿的婚事?希望我做个中间人吗?

不然他为什么要宴请本官?

程敏政道:“你去回帖,就说三日后本官准时赴宴。”

“还有,去告知宁郎中,让他三日后随本官去参宴。”

“喏。”

……

槐花胡同内。

徐经被陈策叫了过来,两人坐在中厅内喝着茶。

陈策淡淡的问徐经道:“你想去哪儿?”

徐经惊讶的看着陈策,心跳在加速。

他只是个三甲进士,也没资格进翰林院,现在还在观政,一般来说,这种没后台没背景的人,想要补缺,没个两三年几乎不可能。

这也是为什么徐经和唐寅进入北平后,就不断去拜访官吏结交权贵的原因。

若是没后台,即便考中进士,想要为官也不容易。

除非你能在会试、殿试中崭露头角,顺利进入翰林院,在中央朝廷为官。

但这种人才,几乎千里挑一,轮不到徐经这个三甲进士。

进入翰林院还有一道考试,徐经连考试的资格都没,更别提进翰林院。

他最好的结局就是等个两三年补缺去地方做个县丞。

如果有关系,说不得能去个好地方。

如果没关系没后台,那就只能去广西等一些贫苦之地了,一辈子仕途堪忧。

现在听到陈策忽然问这话,徐经如何不激动?!

他不知道陈策的实力究竟多深,但陈策从来不说大话,既然他开口了,说明他有十足的把握给自己在短时间内运营到地方为官!

徐经压抑住激动的内心,别人需要两三年才能去地方为官,自己只需三五个月,这就是跟对人的好处!

“陈公子,实不相瞒,我也不清楚,我对自己未来的官途没有什么规划,所以一直想请公子指点,但又不好意思来打扰公子。”

陈策沉默了一会儿,抬眸看着徐经,道:“有个地方我推荐你去,危险和机遇并存。”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