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五中文

繁体版 简体版
四五中文 > 离婚后,辣妈的马甲被撕了 > 第四百三十三章 醋意太浓

第四百三十三章 醋意太浓

小舞没有任何的脸色,凤眸一斜,落在了林芸芸的身上,她的唇角缓缓的勾起了一抹微笑……

林芸芸愣了,怎么可能?苏小舞是疯了吗?竟然还笑得出来:“你,你笑什么?你不相信我说的话?不信你回去看,大哥现在都还在浴池里呢。”

“我当然知道他在浴池里,不过看你这番摸样,怎么看都像是被赶出来的呢……林小姐,你诋毁自己可以,可别拉着别人一起诋毁好吗?”她不紧不慢的说着,眉眼带着笑意。

“你……”林芸芸脸都僵了,苏小舞怎么知道她是故意这么说的,怎么知道她是被赶出来的?该死!她也一定是瞎蒙的,故意挺起了胸膛:“呵,你爱信不信,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赤裸相对,你觉得不会发生点什么事情么?哼呵……”

说罢。

林芸芸抱着怀里的孩子,赶紧的大步离开。

小舞回头看了一眼林芸芸的背影,又再度看向走廊的尽头,朝尽头缓缓走去,脚步停在了浴室门口。

推开门。

热气扑面而来。

而就在门口不远的地方,龙夜天正站在那儿,斯条慢理的系着浴袍,见门推开,他侧目望去……

小舞靠在门框上,偏着头盯着他:“爵爷真悠闲啊,现在才洗完?”

“你怎么又回来了?”

“我回来的不是时候吗?还是我应该再早点回来,看看那鸳鸯戏水的画面才恰到好处?”她双手环抱在胸前,懒散的说着,语气并不尖酸刻薄,而是带着丝丝挑衅。

龙夜天的手,还放在腰间的腰带上,听到她说的话,脸色一沉,眉间闪过了几道黑线……

看着他的表情,苏小舞嘴角挑起了一道笑容,站直了身板,朝龙夜天走了过去,起手,轻轻的拉住了他那腰间的细带:“玩的还开心吗?”

她的手指,轻轻的卷着他的腰带。

鹰眸一垂,看着她那诱惑的手指,龙夜天起手搂住了她的腰身,俯身到她的耳边:“你是在吃醋?”

冰冷的唇瓣像是在她的耳朵上挠痒痒一样。

小舞松开了他的腰带,退后了一步,冷淡的白了他一个眼神:“龙夜天,没有想到你是这种人,竟然对自己的弟妹都做这种事情,你简直是无耻!”

“呃……”龙夜天身体僵住了,看着她,满眼的无奈。

“你还有什么好说的?哼!”苏小舞突然愤怒的一甩袖子,转身大步的走出了浴池。

看着她愤怒的背影,龙夜天揉了揉太阳穴,他看起来像是那么无耻的人吗?眼见着小舞已经走远,他快步的追了上去。

苏小舞走在前面,眼角的余光往后看了一眼,知道他是在后面跟了上来,愤怒的脸上多了一抹狡黠的笑意。

她可以肯定的是,刚刚林芸芸肯定和龙夜天在一个浴室里,但是要说那点小伎俩就能够让她以为什么的话,那就太小看人了。

哎……也不知道林芸芸是在小看她呢?还是龙夜天,至少以她对龙夜天的了解,他还没有无恶不作到这个地步。

回到了卧室。

小舞刚刚坐下,就见龙夜天进来了,她双腿一搭,白了他一个眼神。

龙夜天走到了沙发旁,无奈的看着她:“你觉得……”

话没有说话,苏小舞冷着脸盯着他:“别解释,我什么解释都不想听,今天晚上,我睡床上,你睡地上。”

“等……”他欲要再说话。

“闭嘴,连自己弟妹都不放过的男人,我果然还是看错你了啊,爵爷!”小舞脑袋撇过了我一边,眼角不断的偷瞄着龙夜天的表情。

那张脸还是冷冰冰的,不过眉眼之间,满满的无奈感。

小舞眼珠子偷偷的一转,要怎么整他才好呢?脑海里思虑过了无数个想法,不禁的她的唇角忍不住多了一抹笑意。

龙夜天的眼神是何等的尖锐,视线很快落在她那勾起了唇角上,脸色更暗,一把将小舞从沙发上拉了起来:“是啊,我连弟妹都不放过,又怎么可能放过你呢?”

“呃……”小舞表情瞬间木讷了。

“春宵一刻值千金,你说呢?”龙夜天冷冷的说着,拉着这个女人直接就往床上那儿走,这个女人,胆子太肥了,确实是该好好收拾一下了。

小舞一个急刹车,抱住了一旁的架子,这个男人,看来是看出来了,嘁,一点都不好玩了。

那就没有什么再假装下去的必要了。

眼神瞬间恢复了正常:“行了行了,我不就跟你开个玩笑么。”

“我挺喜欢你这玩笑的,没关系,继续开下去。”他挑了挑眸光,一副要吃定了她的眼神。

好呀!

看来是抬杠上了!

苏小舞的手松开了一旁的架子,不紧不慢的说道:“这可是你说的,玩笑么,可以开大也可以开小,小点呢,就是你我笑一笑,大点儿呢,就是全家笑一笑。”她眨了一下眼睛。

只见龙夜天的脸瞬间又黑了。

这样的沉默近乎一分钟。

小舞赶紧打破了这样的尴尬,踮起脚拍了拍他的肩膀:“说点正事吧。”一边说着,小舞的脸也慢慢认真了起来。

“嗯?”

小舞双手背在了身后,脸色格外的沉重了起来:“我刚刚去江惠的房间了,发现了一些事情,关于一品轩会发生那样的意外,是江惠一人所为。”

当小舞说道香姐他们的事情时。

龙夜天冰冷的目光暗暗的看向了别的地方,眉头也皱了起来。

他那样的神情格外的少见,小舞的心也因为他的表情而抽动了一下:“你早就知道了?对吗?”

香姐他们出了那么大的事情,酒店爆炸,死伤无数,而且离奇,又蹊跷,她都能够发现出端倪,何况是龙夜天呢?

“是。他们的去世,我很抱歉,没有能够……”龙夜天的声音变得沙哑起来,他知道,那些是苏小舞为数不多觉得朋友,然而他却没有保护好他们。

小舞摇了摇头:“不,是我猜忌多了,招惹来的祸。”她一直猜忌老爷子的死,一直猜忌那份遗书的真假,才遭到江惠的防范。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