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五中文

繁体版 简体版
四五中文 > 剑走偏锋的大明 > 148.第148章 重伤

148.第148章 重伤

第148章 重伤

丹药一入口就迅速化作一股暖流进入四肢百骸,潘筠的手撑在他的后心处,元力正缓缓的输入他体内,与药力一起修复他的身体。

张子望和林靖乐也立即上前看侧倒在地的戴庸。

林靖乐一摸他的脖子,发现还有气息,立即给他嘴里塞了一颗丹药,小心的扶起他的脑袋看。

片刻后他冲张子望摇了摇头,“请娄院主来看看,或许有救。”

张子望脸色很难看,厉色看向剩下的三人。

三人跪坐在农知一身边,又惧又悔,大声哭道:“院主,您看看农知一,他好像不行了。”

张子望皱眉不解,上前一检查,才发现他的丹田裂开,身上的气正外泄。

农知一疼得说不出话来,但他依旧紧紧抓住张子望的衣角,颤抖着去看他,祈求他救救自己。

张子望脸上的神色慢慢恢复平静,他沉着脸起身,“将所有人带回刑法堂,去请太素院的娄院主过去。”

周望道担忧的看一眼潘筠,应下,让人去太素院找娄桐,他则上前要带众人去刑法堂。

潘筠用元力护住崔怀公的心脉,确定药保住他的性命之后就把他一把抱起要走。

“站住!”张子望厉色看向她,“我的话你没听到吗?所有人等都要去刑法堂。”

潘筠抬眼,“张院主,我潘筠在此立誓,崔怀公要是有事,我必取张惟良性命,让他血债血偿!”

张子望一下攥紧了拳头。

潘筠抱着崔怀公就朝太素院而去,而张子望也没再拦她。

林靖乐皱了皱眉,最后抱上戴庸,让人带上疼痛不止的农知一一同去太素院。

玄璃和几个朋友一起手牵着手回宿舍,就见许多人匆匆往东去,她好奇,就拉住一个还算认识的人问,“师姐,大家这是去哪儿呀?”

“去太素院,听说农知一他们几个杀了崔怀公,潘筠给崔怀公报仇,又要杀农知一他们几个,现在大家都重伤,要送去太素院呢。”

玄璃瞬间呆滞,身边的同伴推了她一下,她才反应过来。

她瞬间变得手冷脚冷,同手同脚的跟在人群身后跑,“我,我去看看……”

一语未落,玄璃就哭了,呜呜的哭道:“崔怀公死了吗?崔怀公真的死了吗?”

她的同伴和她一起跑去追,她们速度快,很快追上往太素院去的队伍。

跟着凑热闹的人很多,但大多数人都不敢太近,因为害怕张子望和林靖乐。

但玄璃此时脑子里什么都没想,直接推开人群就追上去。

她追上抱着崔怀公走在最前面的潘筠,见崔怀公浑身是血,鼻青脸肿的几乎看不出本来面目,眼泪就不由的再次落下。

她第一次看见人可以变成这个惨状,一时心底发寒,问潘筠,“崔怀公他会死吗?”

潘筠没回答她,一进入太素院,医馆门口坐着的师兄师姐们立即站起来,震惊的问:“这是怎么伤的?快进来!”

太素院在学宫的东北一角,独立于其他道院,因为这里宽敞,后面大片的土地是药园,学宫的医馆也设在此处,由太素院的道长老师和师兄师姐们坐诊。

不仅学宫看病是在这儿看,偶尔山下也有人上山来求医,都是在此诊治。

有师姐领着潘筠上去,直接上二楼,推开一间房道:“快放下,他是怎么受伤的?”

话音未落,楼下又是一片喧闹,戴庸和农知一也被送来了,为了方便治疗,后领他们上楼的师兄推开了同一间房门。

一间房四张床,躺了三个还能剩一张。

娄桐匆匆赶至,不等张子望说话,她目光一扫便能看出三人的情况,直冲戴庸而去。

不多会儿,戴庸身上和头上就扎满了针,然后她才去看崔怀公,用针稳住他的心脉后才去看农知一。

张子望和林靖乐在她直冲戴庸而去时就沉默不语。

娄桐有自己的行为准则,重者为先。

等娄桐给农知扎针止痛,并用元力止住他丹田溃败的趋势,这才有空问,“这是怎么回事?我们学宫进妖邪了?”

林靖乐寒着脸道:“不是,是几个弟子斗殴。”

娄桐很不悦,“是谁出这么重的手?我们学宫何时这么混乱了,斗殴竟敢下死手。”

林靖乐看向潘筠。

娄桐跟着看过去,眉头一皱。

潘筠同样目光冷肃,一张脸就跟冰块似的,抬起眼来充满敌意的看向他们,浑身是尖刺,“林堂主,你不是刑法堂堂主吗?事件的起因是因为他们公然在学宫里伏击低年级学生,你是不是得代替刑法堂给我们一个交代?”

林靖乐气笑了,沉声道:“你重伤一人,几乎毁掉他的泥丸宫,又毁掉一人丹田,你反过来让我给你交代?”

潘筠冷冷的回道:“我是为见义勇为和自保,不信,你们可以询问当时围观的同学,他们殴杀崔怀公,身为同学,我是不是要路见不平,救助同学?同学们要是惧于强权不敢说实话,我也敢问心,他们敢吗?”

轻伤三人组脸色瞬间惨白,无措的去看农知一。

农知一的疼痛已经缓解不少,但他依旧不敢放松,根本不管潘筠的诘问,就盯着娄桐问,“娄院主,我的丹田能治好吗?”

娄桐沉默。

农知一渐渐绝望,眼中带了泪水,“娄院主,求你救救我,求你一定要救救我,我不能没有丹田,我一定不能没有丹田。”

娄桐道:“你的丹田裂开了,除非找到天山雪莲炼制冰混元丹,或许可以痊愈,但混元丹难得,更不要说是特殊的冰混元丹了。”

农知一就立即看向潘筠,挣扎着要下地求她,被娄桐一把按住,“你不要动,小心针移位。”

农知一就遥遥看向潘筠,哀求道:“潘师妹,求你救救我,我知道,三清山一定有混元丹,只要你能让我丹田恢复,我可以不追究一切。”

他顿了顿,咬牙道:“戴庸的伤我也可以不追究。”

潘筠似笑非笑,扫了一眼一旁站着的三人,“这样啊,可我没说我不追究你们伤崔怀公的事啊。”

娄桐气得够呛,一把收回按着农知一的手,懒得再管,甩手道:“静仪,一会儿时间到了你就把他们身上的针拔了,我开三副药给他们,让人去抓药熬药,这里就交给你了。”

葛静仪看戏正看得津津有味,闻言反应过来,立即敛手应了一声“是。”

娄桐和林靖乐道:“我不管你们刑法堂的事,等他们伤好一点你就把他们带回刑法堂处理吧,别在我这太素院弄这乌七八糟的东西,我听着实在是难受。”

林靖乐:“他们现在都不能移动,戴庸和崔怀公昏迷,现在能审讯的只有潘筠和农知一,我看农知一也不好移动,少不得要借你的地方用一用。”

娄桐就指着农知一道:“还审什么?为了自己的利益连同伴的生死都可以不计较,这一看就是收了人家的钱财来办事的,这崔怀公不是今年刚入学的学生吗?他能怎么得罪他们?”

她火爆的道:“要我说,你直接问出幕后主使,全抓了弄到刑法堂过一遍刑罚,我不信他们不招。”

林靖乐沉着一张脸道:“娄院主,我们刑法堂有自己的行事准则。”

“我太素院也有,”娄桐道:“你不想我指手画脚,就离我太素院远一点,反正你就不能在我这里审人。”

张子望头疼的揉了揉额头道:“娄师妹,学宫多少年没出过这样恶劣的事了,今日那么多学生都看在眼里,我们必须要给他们一个交代。”

娄桐冷笑,“少拿学生来压我,我可没拦着你们审案子,我只有一个要求,要审可以,把人带出我太素院,随便你们怎么审,在哪里审。”

潘筠一听,目光一扫,没看见潘小黑,她感应了一下它的去处,垂眸一想,就狠心咬了一下舌尖,吐出一口血来,往后靠在玄璃身上。

玄璃大惊失色,将她抱在怀里,惊恐叫道:“潘潘潘筠你怎么了,你别吓我啊,娄院主救命啊——”

娄桐瞬间到达潘筠面前,伸手抓住她的脉,一抓住脉,她就不由垂眸看她。

潘筠悄悄睁开眼睛,冲她眨了一下左眼,娄桐差点儿就把怀里的她给丢出去。

想了想,还是忍了,一手抓着她的脉,一手将她的眼睛合上,片刻后往她嘴里塞了一颗丹药,然后回头和身后的张子望和林靖乐道:“她受了内伤,也要留下治疗。”

张子望和林靖乐一起皱眉,俩人怀疑的看着娄桐怀里的潘筠,“她受伤了?”

俩人的医术虽不及娄桐,但作为资深道士,能修道到这一步,自然也是懂医术的,潘筠一看就气血充足,是个健康的人好不好?

娄桐面无表情的道:“没错,她就是受伤了。”

张子望就确定了,娄桐在帮潘筠遮掩,她们这是拖延时间。

张子望往人群中看了一眼,事情发生了这么久,肯定早就传遍学宫了,离太素院最近的凤栖院一定收到消息了,但潘筠的那两个师侄竟到现在都没有来。

张子望抿了抿嘴,垂眸片刻后还是道:“那就让她养伤几日,等他们都好转后再提到刑法堂审问。”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