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五中文

繁体版 简体版
四五中文 > 三国:成为谋士,谁比得过他啊 > 第555章

第555章

许昌城中,曹操麾下谋士天团终于再次聚首了。

程昱,坐镇凉州,牧守一方,教化羌族,在凉州期间,鼓励农耕,促进生产,鼓励生育。短短数年内,使得原本荒凉的土地,重新焕发生机。

贾诩坐镇冀州,一边重新清丈幽州的土地,一边统领并州及南匈奴镇守边关。为中原地区的安宁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而戏志才,久镇徐州,将原本因战乱残破不堪的青、徐二州治理的井井有条。且派遣张辽屯兵合肥,南抵孙权,扼制了江东向北发展的可能。

总而言之,现在的曹营才是完全体。

曹操坐镇许昌城中,谋士天团齐聚,许平麾下三大营也已经全部恢复人数建制。

要是当初打赤壁之战的时候,曹操能直接上这配置,还真不一定会输。

久别重逢,贾诩倒还是老样子,容貌几乎没什么变化,依旧是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

而戏志才则是从原本的病弱书生形象,变成了看起来稍微好了些。

若说变化最大的,还要属程昱。不但黑了,而且也更壮了!

听说羌族众部落首领在得知程昱调走的消息,那是十分不舍啊,纷纷流泪。当然,真实性有多少,那就很难说了。

原本寂静的政务厅内,再一次喧嚣了起来。

众人虽然看起来都在安安心心工作,但其实都在看许平和郭嘉的热闹,这二位又闹在一起了。

“季安!我问你,你能不能把你家那狗弄走?”

许平果断摇头:“那可不行,我这狗养出来就是为了治你的。”

“许季安,我和你拼了!!”

“奉孝,你看,闹着玩咋还又急眼了呢!”

许平庞大的身躯,以不符合逻辑的速度在政务厅内上蹿下跳,溜着郭嘉。

郭嘉累的已经开始喘粗气了,可依旧追不上许平。

就在这时,程昱给了郭嘉一个眼神,然后捡起一捆竹简就扔在了许平脚下!

砰!!许平庞大的身躯砸在地上,郭嘉飞身而上,两个人就这样扭打成一团,满地打滚。

贾诩默默的将竹简卷起来,走给自己斟了盏酒,一边吸溜吸溜的喝着,一边专心致志的看热闹,拿许平和郭嘉这两个货下酒。

砰愣一声,两人打闹间,不小心将荀彧面前的桌子打翻在地,一瞬间油灯被碰倒,灯油洒了荀彧一身,火星一落,瞬间火光升起。

原本还在看热闹的众人瞬间就懵了!

曹操:“文若!!( ?皿?)”

“快来人!灭火!”

荀彧也手忙脚乱的去脱衣服,可这身衣服乃是朝服,腰间还系着玉带,复杂繁琐,一时半会难以脱下。

许平挣扎着爬起来,大喝一声:“文若莫怕!我来了!”

许平眼疾眼快,一只手捏住荀彧的一处衣角,双臂左右张开!

“看我的!走你!!”

许平微微一发力,只听刺啦一声,原本华丽的锦袍瞬间被撕成两半。

许平一个不小心,居然连着荀彧的里衣一起扯碎了下来,然后往地上一扔。短短几个呼吸间,扔在地上的碎衣服就化作了一团灰烬。

许平满意拍了拍手:“你看,我就说嘛,还得是我出手。”

随着话音落下,政务厅一片静谧,静的诡异。

众人纷纷将目光放在荀彧身上,只见此时的荀彧,光着上身,腰间还有几片破布垂下,下巴处的胡须被火烤到了一瞬间,有些微微卷曲。

“那个……叔父”荀攸咽了咽口水,硬着头皮拎着自己的外套上前,想要给荀彧披上。

荀彧左手死死的握住剑鞘,右手缓缓握上剑柄,面对挡住自己视线的大侄子荀攸,只有一个字:“滚!”

荀攸也只能乖乖的躲到一边去。

贾诩又慢悠悠的捏来颗葡萄扔进嘴里,幸灾乐祸道:“你们两个还看呢?”

荀彧现在想要砍谁还不明显吗?还不赶紧跑!

噌的一声,宝剑出窍,荀彧此刻也顾不得什么君子风度,一心为天下除害!

郭嘉:“文若,我们也是无心的,真的不是有意的,你说对不对,季安。”

……

“季安??”

面对郭嘉的疑惑,曹操、程昱、贾诩、荀攸纷纷默默的指向了墙上的身影。

只见许平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翻上墙头了!!临走前还冲着郭嘉笑了一下!

你妹!!祸是咱们俩惹得,你跑了,不得我背锅啊!郭嘉念及此处,转身撒丫子就要跑,可没跑出几步,就被荀彧一把揪住了后衣领。

“许季安!!你个鳖孙又坑我!!”

“啊!!”

就在荀彧的拳头落在郭嘉眼眶的一瞬间,光明还没消失,许平消失了。

很快啊!几乎两三个呼吸间,就跑出去了近百米,还翻过了墙头。

……

太庙之中,雕梁画栋,富丽堂皇,勾心斗角,红砖金瓦,雕龙画凤,上刻日月星辰,堂中挂又一幅幅大汉历代先帝的画像。桌案上,三牲供奉,香烟袅袅不绝。

按照礼制,以及“侍死如侍生”的观念,此处每日献血牲供奉、祈祷庙乐皆不曾断绝。

刘协披着头发,赤着双足,踩在冰冷的地面上,面上已是泪流满面,眼底的屈辱之色几乎溢出。

刘协重重的行了三跪九叩的大礼,手捧玉玺,哭诉道:“后代不孝无能子孙刘协,携此玉印,禀报列祖列宗。

自父皇驾崩以来,我汉室倾颓,先有十常侍农权,后有外戚干政。

后更是引狼入室,致使董卓入京,杀我臣民,夜宿宫中,淫乱后宫,其罪难名,天可诛也!

后协被迫先后迁都长安,又设陪都许昌,虽名为皇帝,实为傀儡!

朝政军权,尽在曹贼一人,朕之皇后……更是被逆贼……呜呜呜!

列祖列宗若在天有灵,还请指点协,到底该如何挽大汉之倾颓,复我汉室正统!”

刘协亲手抓起一把铜钱,塞进龟壳中,摇晃后,又将其倒出。

“上乾下坎,天水讼卦?此象征着天水相隔,矛盾丛生。乾为天,坎为水,天水相隔,表露出一种争执、矛盾、纷争的意象。

祖宗到底想告诉朕什么呢?”

“此卦象一阳一阴,且矛盾起于内部……”

“水无形无相,主滋长、渗透……莫非是……”

“哈哈哈哈!朕明白了!多谢列祖列宗指点!天下万物,再坚硬的阵营,也可以从内部瓦解!

水乃阴柔,无形之物,渗透其中,莫能查也!

其内部矛盾,在于利字!”

曹操啊曹操!你不是想要朕的位置吗?那就给你!朕不但要给你,更要给你的儿子们!

起于争斗,兄弟倪墙!!

“曹操,你不是笑话袁绍的几个儿子,胸无大志,自相残杀吗?

朕倒是要看看你的几个儿子,都是什么货色!!”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