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五中文

繁体版 简体版
四五中文 > 魂穿成宋孝武帝,打造铁血刘宋 > 第 2 章 官逼民反

第 2 章 官逼民反

这场仗也好,这次阅兵也好,拿下多少领土,获得了多少战果,炫耀了多少武功都不重要。只要能够唤醒百姓内心对于回到故土的渴望,北伐就有希望。

北魏秦州阳廉县(今甘肃天水西南一带,靠近刘宋边境),新上任的县令慕容安召集了本县的数得着的大族代表,和县里其他有头有脸的人物和好奇过来的百姓,来发布属于他的“新朝雅政”。

慕容安清了清嗓子,瞥了一眼一旁的属官后对着聚集的百姓说道。

“听好了乡巴佬,等我当上县令,我要制定新的税法。吸气要扣税,呼气要扣税,憋住气也要扣税,停止呼吸也要扣税……”

下面的百姓听到他的政令后惊的目瞪口呆,未等他话说完就有百姓打断道。

“我抗议以上的税!”

“抗议以上的税要扣税!”慕容安轻蔑的说道,然后继续按照自己准备好的文书读了起来。

“穿靴子要扣税,穿草鞋要扣税。”

“那我们要是光着脚呢?”

“光着脚也要扣税!”慕容安这次头都没回,继续自顾自的说道。

“饮水要扣税,吃饭要扣税,饿死了渴死了家里人也要扣税……”

慕容安一口气说了一大通,百姓的下巴都要贴到地上了。

“荒唐!”县里汉人大族的族长李敬大怒道。

“朝廷怎么可能一次性征这么多税,还如此荒唐,不准备给百姓活路了么?县令大人,我相信皇上还是爱民的,若是为了你的一己私利,草民还是劝你掂量掂量,倘若逼反了这一县百姓,你可担当不起。”

“哼,你这厮莫要危言耸听,来人啊,把他给我拖下去打上五十大板!”慕容安一脸不屑的对衙役说道。

衙役听到这话一下子就慌了神,赶紧凑到慕容安的身边小声说道:“好教县令大人晓得,您初来本县不知道,那李敬乃是当地有名的汉人宗族的族长,咱们平时收税,徭役都要靠着他们帮忙,所以历代县令对他们都是恭恭敬敬的。如今要是惹了他后面没有咱们好日子过的。不如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就这么罢了。”

慕容安一个跋扈的北魏高门子弟,哪里会听得进衙役的话,一脚把他踹开,对着李敬嘲笑道。

“一个汉人的腌臜,有什么惹不起的。我还要告诉你们,这些上述的税不向鲜卑人收,那些匈奴人,羌人照常收,至于你们汉人嘛,好生不老实,给我多收两成!”

“你,你……”李敬此时己经年逾花甲,听到这话首接气的吐出了鲜血。

“给我往死里打,不打我就先拿你们开刀!”慕容安不管此时李敬的状态,依旧下了死命令。

听到慕容安这么说,衙役再不情愿也只能将他架了起来,操起板子朝他的身上打去。

“我告诉你们这些刁民,朝廷刚刚和宋国交战,伤了元气,需要钱粮来补充,等到开春又要北伐柔然。更需要钱粮。有了国家才有了你们这些草民,征税这个事上利国家,下利你们。就是你们这个县的百姓都死绝了,这些税都要给我收上来!”慕容安听着李敬的惨叫声,对着百姓得意的解释道。

“没吃饭吗?给我用力点打,老东西,打死了都没关系。”慕容安依旧不屑,继续补充道。

衙役不敢怠慢,只能用力的打,可怜年逾花甲吗李敬,哪里受的住这样的虐待,不一会便没了气息。

“父亲!”

“爷爷!”

一群百姓瞬间围了上来,对着李敬的尸首泣不成声。

“哼,都看到了,这就是反抗我的下场,把那些税金全部都准备好,三日后本官就要来收。”慕容安扫视了一眼慌乱的人群,头也不回的拂袖而去。

深夜,李敬的宅邸里,白日里的那些代表们全部都聚集在了此处,商议着对付税收的政策。

“诸位,这新上任的县令委实不是个东西,虽说我大魏县令没有俸禄,以前的县令多收一些咱们也默默应下,不过是少吃一点,日子过得苦一点罢了。可是如今这丧尽天良的税要是施行下来,莫说是寻常百姓,就是我们这些大族恐怕都要饿肚子了。”李敬的弟弟李远忿忿不平的说道。

“他给不给你们汉人加两成税都没有意义,这个税法施行下去,莫说是你们汉人,我们匈奴人,羌人,怕是除了鲜卑人以外都活不下去。”一旁的一个羌人也附和道。

此话一出,整个屋子里面都炸开了锅,各个民族前所未有的团结了起来,一致痛骂县令和鲜卑人的大逆不道。

“与其活活饿死,不如反了他娘的!”不知何处一个愣头青大喊了一句,刚刚还在争论不休的人们纷纷噤声,整个屋子瞬间安静了下来。

造反,这个词对于在座的所有人都是极为敏感的东西,却倒也不是他们都没骨气,只是他们知道,仅仅就在七年以前,声势浩大的盖吴起义被北魏镇压,其惨烈和血腥程度依旧历历在目,那样大规模的起义都成了那个样子,更不要说他们了。

“怕什么!”李怀啪的一下站了起来,此时的他刚刚经过丧父之痛,情绪异常激动。

“你们听说了吗?就在最近,魏国和宋国刚刚在青州那边打了一仗,虽说鲜卑高层对于这场仗的经过结果三缄其口,但是架不住人们口口相传。你们知道么,宋国军队打了个大胜仗,魏国军队一城未占不说,还被杀的尸横遍野,丢盔卸甲。甚至还被宋军收复了一部分失地。”

“此话当真?”一个唤做马廷的羌人眼神一亮,激动的问道。

“当真,我也听到了这个消息。我还听说宋国现在的皇帝是个讲道理的,对百姓轻徭薄赋,发展国力。最重要的是他不会猜忌大臣,这次就是他放权给了青州那边的宋军主帅,让他临机应变,这才打了这么一场大胜仗。”

一位叫做张牧的大儒也附和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