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五中文

繁体版 简体版
四五中文 > 魂穿成宋孝武帝,打造铁血刘宋 > 第 100 章 捷报传来

第 100 章 捷报传来

正当刘寒思索之际,外面一名太监匆匆的进来,跪倒在地向刘寒汇报道。

“陛下,前方八百里加急,青州大捷,大捷啊!”

“什么!”刘寒啪的一下就从龙椅上站了起来,这几个月他比任何人都关心青州方向的局势,只是因为要处理政务没有在他人面前表现出来而己。

“念,快念,当着众臣的面念出来。”刘寒此时己经欣喜若狂,连话都说不清楚了。

“臣镇北将军颜师伯同镇东将军垣护之奏报陛下,由于魏军粮草被焚,两路魏军主力于腊月中旬后陆续退军,我军趁机进军,在收复原有失地的基础上还拿回了之前因元嘉北伐而丢失的清水北岸七座城池。”

“此役魏军先后投入兵马共计十五万余人,而我宋军也先后投入兵马共计八万余人。在青州一线广袤的战场上阻击了魏军的攻势,以损失自前员外将军周盘龙,游击将军庞孟虬以下五千余人的代价,斩杀魏军自河南公树兰以下近一万人,另有自窟坏公以下五千余魏军被我军俘虏,其余战功缴获不计其数。”

太监一番汇报下来,说的眉飞色舞。而大殿上的朝廷众臣也是听的个个振奋不己。

“诸卿。你们都听到了,朕记得在战前还有人跟朕提起当年元嘉北伐的事情,说我大宋士卒羸弱,不是那鲜卑人的对手。朕当时还有些害怕,不过如今看来没有这回事。都是两个肩膀扛一个脑袋,莫非他鲜卑人有三头六臂不成?当年匈奴称霸草原那么久,不还是被汉武帝打的远遁漠北?”

“由此见得,只要我大宋上下一心,军民合力,就算北魏也不是一合之敌!”

顿感振奋的刘寒对着众臣说了一大通,只觉得穿越以来胸中的郁闷之气一扫而空。

“陛下天威浩荡,臣等谨为陛下贺。”众臣具皆向刘寒庆贺道。

“江夏王!”刘寒拂袖指着刘义恭高声说道。

“臣在。”

“这场春节的宴会朕看就不要在宫中办了,叫青州那边留够防御的兵马,其他的将士们押送着俘虏和缴获回来,朕要在建康城外阅兵,亲自封赏有功之臣,并将此战战果昭告天下万民,以扬我国威,振我士气。”

“这……”刘义恭虽然有些为难,毕竟在春节的时候干这种事历史上还是头一次,但这不是难得的大胜嘛,正好可以以这种方式立威,何乐而不为呢?所以很快刘义恭就拱手接下了旨意。

而刘寒自己这么做一方面确实有他想要庆贺这场难得战功的愿望。但更重要的是,他想要通过这一次阅兵,来重新振奋元嘉北伐后全国低迷的士气,让全国百姓对朝廷,对大宋军队重新拥有信心,为往后的北伐打下民心的基础。

“陛下,那北魏皇帝还说想要陛下将窟坏公和那些俘虏的魏军士卒还回来,还说条件好说。”太监又补充道。

“好,具体条件朕慢慢与几位宰相商议,但是你告诉他们,还回去至少要春节之后,得先等朝廷完成阅兵之后再说。”刘寒正色说道。

到这里做一个小小的总结吧,目前己经一百章了,第一卷也就到这里完结了(本书没有完结,共计分为三卷。)

第一卷中,刘寒在穿越后的两年时间里,先在沈庆之等人的帮助下夺取了皇位,又通过西征平定刘义宣等人的叛乱,虽然差点丢掉皇位,但还是将国内明面上的反对势力平定。之后凭借科举舞弊案和青州之战在国内成功立威,并提拔上来一批足以信任的能臣,并利用宗室力量打压士族势力。

此时第一次科举即将结束,国内表面的不安定因素也己经平定,改革的时机己经要到来。

而地方上的世家大族依旧拥有强大的地方控制力,刘寒的改革想要推行下去绝非易事。而北魏尽管因为青州之战的惨败伤了元气,但是主力尚存,且拓拔濬在掌握大局之后也开始对国内进行改革,与刘宋针锋相对。也意味着两国的交战正式进入漫长的相持阶段,虽然决战远未到来,但是边境的冲突将会伴随着整个相持阶段。接下的战争将不再是单纯的军事冲突,而是军事和国力的双重较量,将在未来的数年时间里决定两国的兴亡。

不过在第二卷开始前还有一个小插曲,我们是不是忘记了某个人,比如屁股被宋军的陷阱反复暴击的窟坏公。

东阳城内,被俘虏的窟坏公在一处阁楼里的病床上苏醒过来,惊恐的看着周围的汉人郎中,但他刚想要起身但是屁股上传来的剧痛将他重新拉回了床板。

“你们,你们这些汉人想要干什么?要是害了我的性命大魏皇帝肯定饶不了你们。”窟坏公朝着身边的郎中大声骂道。

郎中们当然听不懂他的鲜卑语,但是惊喜于这位病患终于苏醒了过来,赶紧靠了过去。见到这个场景,一旁坐着的官员旋即起身,对着周围一圈的郎中正色言道。

“此人乃是魏国的大将,朝廷以后还要用他来向魏国提条件呢。要是他有个三长两短皇上可饶不了你们。”

“知道,知道,小的们将他的命看的比自己还重,一定治好他。”郎中们赶紧拱手回道。

“现在患者的病情如何?”官员捋着胡子问道。

“患者的屁股由于多次受伤,所以肛门比较松弛,但是他的伤口上的毒瘤又弥补了这一部分。如果做手术把伤口上的毒瘤给切除的话,可能就会显得他的肛门会比较大,可能会有一些漏液,漏气的情况。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在做切除手术的同时给他做一个本郎中家中祖传的肛门紧缩术。”

郎中坏笑着拱手言道。

“嗯,如此甚好,你可要好生料理他。”官员点了点头,走出了屋子。

“嘿嘿嘿。”郎中们拿着刀坏笑着靠近了己经面如死灰的窟坏公。

“你们,你们要干嘛,离我远点,我可是大魏的将军,你们不能这么对我,你们要优待俘虏。”

“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