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五中文

繁体版 简体版
四五中文 > 重燃青春的逆袭 > 第250章 亦为忠贞护道者矣

第250章 亦为忠贞护道者矣

在这样的环境中,像秦天与夏暖暖这般绝世双骄般的组合实属罕见,两人的相貌气质皆出众,引得路人频频回首。

秦天与夏暖暖毫无目的地闲逛着,途经几家卖各种灵宝的小店和潮流坊,他们都随意地走进去看看。

“哥哥,你看这只玉液杯,美吗?”

一家顾客络绎不绝的店铺内,夏暖暖从货架上取下一只精美的马克杯,笑意盈盈地看着秦天。

“的确不错!”

秦天点头赞许。

“我觉得也很漂亮呢,这还是对戒式样的情侣杯,我要不要买一对?”

夏暖暖眼中闪烁着期待的目光。

“当然可以呀!”

“嘻……”

夏暖暖欣喜一笑,从陈列品后取出一对全新的玉液杯。

就在这个时候,秦天突然瞥见二楼走出一个熟悉的人影,眉宇间不禁微微拧紧。

“怎么了?”

夏暖暖注意到他神情的变化,疑惑地问了一声。

“你看楼梯那里。”

秦天朝她努努下巴。

夏暖暖顺着他的指引望过去,立刻脸上露出惊讶之色。

“那是吕嫣然吗?”

秦天问了一句。

“好像真的是她。”

夏暖暖满脸难以置信地点点头……

她自然并非因在此处偶遇吕嫣然而惊异,惊讶之处在于吕嫣然并非孤身一人,而是与一名修士同游,而这名修士并非曹明亮。

吕嫣然手中握着几件法宝级别的小玩意儿,正与那名修士谈笑风生地从修炼楼层下行。

二人并未牵手,也未有任何逾矩的亲密之举。

然而,对于一名已有道侣的女修而言,在休沐之日竟与另一名修士单独出游,此事无论如何都说不通。

莫非他们仅是同门异性好友?或是灵魂深处的蓝颜知交?

哼,若是真相信这种说法,那便是修炼界中最无知的存在!

“他们走过来了,我们该如何应对?”

夏暖暖显得有些紧张不安地问道。

“有何惧哉,理应忧虑之人难道不是她吗?”

秦天面无波澜,眼神中却流露出一丝冷冽之气。

虽明悉曹明亮与吕嫣然并无深情厚意,但这般近乎背离之事,亦令他替曹明亮感到不平。

“万一被她看见我们,我可不知道该如何应对呢。”

夏暖暖转过头,借助他伟岸的身影为自己遮掩。

就在他们交谈之际,吕嫣然与那名修士已然临近,让秦天意外的是,此修士竟是颇为眼熟。

“这不是那次晚课点名时,我们在烧烤聚会上遇见的那个师兄吗?”

夏暖暖神色更为震惊,低声说道。

秦天侧首看来,眼中带着询问之意。

“就是在第一次参加宗门集会那晚,我们险些与他起冲突的那个。”

夏暖暖适时提醒了一句。

“原来是他啊!”

秦天瞬间了然于胸,对于那些不在他关注范围之内的人物及琐事,他确实很容易忘却。

经夏暖暖这般提醒,他也记了起来。

“没错,就是梁宇。”

“正是此人。”

“呵,如此看来,此事倒越发耐人寻味了。”

此刻,走近的吕嫣然与梁宇二人,也发现了他们的存在,立刻愣在原地,吕嫣然尤如遭受到雷霆一击,瞬间面色惨白如纸。

“喂,真是巧遇啊!”

秦天嘴角勾勒出一抹爽朗的笑容,率先开口打招呼。

“秦天,夏暖暖,你们怎会在这里?”

吕嫣然脸上肌肉紧绷,难以置信地看着他们二人。

“我们……”

夏暖暖瞥了一眼站在吕嫣然身边的梁宇,一时间竟不知该如何回答。

近段时间,她也曾试图与吕嫣然拉近距离,认为既然同居一室,抬头不见低头见,相处和谐总是有益的。然而吕嫣然似乎并不领情,依然独行其道,这让夏暖暖也无可奈何。

当然,她对吕嫣然并无恶意,只是对眼前的状况稍感惋惜而已。

如今在这样的境况下遇到吕嫣然,又目睹她这位已有道侣的人,竟然与别的修士一同出游,夏暖暖心底实在无法接受。在她看来,修道路上的伴侣本应一心一意。

更别提这位修士还是那位学长了,要知道开山典礼那天,秦天一行人曾险些为了她与此修士等人发生冲突。

“吕嫣然?你说我们怎会在这里是何意?难不成你以为我们无所事事,在跟踪你们二人不成?”

秦天嘲讽般地反问道。

\"我没有此意。\"

吕烟雨避开他的目光,眼神流转,显露出一丝逃避之色。

一旁的梁川感到极为不满,眉头紧锁,沉声道:“秦离尘,你言语间需有些敬意。”

\"哦?请教师兄,何处我失了礼数?\"

秦离尘眼中流露出嘲讽之意,反问道。

\"我们不过是恰巧相遇,共同在此闲游漫步,并无他事,你无需以审判罪犯般的口吻与人交谈,你以为这样能威慑住谁呢?\"

梁川面色冷峻地反驳道。

\"原来如此,你们是偶然相遇啊?那今日可真是‘机缘巧合’到了极致,连‘巧合’的母亲都为其开了门,‘巧合’已然归家了啊!\"

秦离尘嘴角浮现出一丝讥诮的笑容,显然并不相信他们的解释。

\"秦离尘,这一切都是真实的,我们刚才在这条街上碰到的。\"

吕烟雨忙不迭地帮腔。

秦离尘瞥了一眼她手中握着的几件灵石炼制的小玩意儿,嘴角勾勒出一抹玩味的笑容,缓缓道:\"我不管你是否真的这般‘巧合’,实话说,你的眼光倒是真的不高啊,价值千金的法宝收得毫不迟疑,而这些只值些许灵石的小玩意儿你也瞧得上眼?\"

吕烟雨一听,手不禁微微颤抖,手中之物险些滑落摔下。

\"秦离尘,你还是不是修士了,欺负一名女弟子算什么修为,几十枚灵石的东西有什么大不了的?你仗着修为高深就不将人放在眼里了吗?嫣然是不会看重这些世俗之物的女子!\"

梁川对着秦离尘大声喝斥。

周围的顾客们闻声纷纷侧目而来,好奇地注视着这一幕。

\"哈哈哈哈哈......\"

秦离尘忽然忍不住大笑出声,看向梁川,问道:\"师兄,你这算不算是在自我献媚呢?倒是个忠心耿耿的护花使者啊。她说不在乎这些,那么我想问,开学那天,在那修炼坊市的烤肉摊前,吕烟雨那般对待你时,你怎么还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秦离尘!\"

梁川愈发愤怒,双拳紧握,若非听闻秦离尘不久前刚击败了学院武道社的社长,恐怕他已经忍不住要动手了。

店内两位店小二察觉到气氛紧张,连忙上前调解。

\"秦离尘,我们确实是在这里偶然遇见的,接受他的礼物是我的过错,我现在就把这些东西放回去,你能不能不要把这件事告诉曹熠阳?\"

吕烟雨眼含泪光地看着秦离尘,楚楚可怜地恳求着。

虽然她内心已开始觉得曹熠阳在诸多方面都无法令她满意,但她还不愿如此轻易地分手,毕竟还想继续从曹熠阳那里获得更多的灵力资源。正是因为心情不佳,加上梁川连日来给她发送了许多安慰信息,而曹熠阳对她则失去了最初的那份热切追求,她才鬼使神差地答应了梁川的邀约。

他们为了避人耳目,特意约定在这繁华的灵修步行街相会,未曾料到,依然没能逃过秦离尘和夏涵涵这对仙侣的法眼,最终还是被他们撞破了这场微妙的约会。

\"放回去?呵,吕烟雨,你这番举止,我还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哈哈哈......\"

秦离尘一边嘲笑,一边朝她竖起了大拇指。

梁川的脸色也随之变得更加阴郁......

秦天此言,犹如仙音击穿凡尘,对梁宇来说无疑是一记清冷的修罗掌,打在他的心扉之上。

然而或许正如吕嫣然所言,梁宇早已修炼成了一个忠诚护主的灵犬,自我调适的能力自然不在话下。

在梁宇眼中,吕嫣然此刻只是尚未明了自己的心之所向,尚在情感世界里犹豫徘徊。

这么一思量,今日之事并非全然糟糕,若吕嫣然因此与曹明亮情断,他便有极大可能取而代之,晋升为主角之位。

秦天身边的夏暖暖,此刻的表情微妙地注视着吕嫣然,心中充满困惑,对于这位室友如此悖逆常理的行为,她实在难以理解。

“你究竟要怎样才肯罢休,难道真要逼我和曹明亮因这件小事而分开不成?”

吕嫣然语气尖锐,眼眶中的委屈泪水已夺眶而出。

周围的围观者们不明真相,纷纷私下议论,甚至不少人同情起那个正在哭泣的少女。

“你想多了,你们之间的事跟我无关,此事我会如实转告曹明亮,既不会加油添醋,亦不会有所隐瞒,至于最终如何抉择,那是他个人的事情。”

秦天神色淡漠地回应。

吕嫣然面色苍白,见无法说服秦天,哀求的目光便投向了夏暖暖。

“暖暖……请你帮帮我,求求你了。”

“抱歉。”

夏暖暖低声道歉,并低下头去,不愿言语。

她无法劝说秦天隐藏实情,即使仅是她一人面对此事,也无法轻易许诺。

两间宿舍的朋友们皆是知交好友,知情不报便是背弃友谊的行径。相较之下,吕嫣然与他们的亲密度实则不及曹明亮。

“暖暖,没什么好说的了,我们走吧!”

秦天对身边的夏暖暖说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