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五中文

繁体版 简体版
四五中文 > 穿越大明一睁眼,就要亡了 > 第266章 军服采购带动的效益

第266章 军服采购带动的效益

第266章 军服采购带动的效益

经过崇祯父子一番督师之论,为了统一协调江南,吕谋任命富有丰富剿匪经验,懂得军事,原云贵川巡抚张慎言,做江南督师,指挥调度整个江南的军队,对李闯准备进行打击.实现收复江西,浙江,福建的战役。

张慎言,无论是从资历,能力,威望,都是能镇住南面所有的骄兵悍将的。

张慎言毫无怨言的,在杨松山的保护下,走马上任江南去了。

现在,是吕谋怎么安置这五万江南兵了。这事,老爹和哥哥都不管,只能吕谋亲力亲为了。

五万江南士兵的到来,增加了军民百姓对战胜满清的信心。但有许多事情需要尽快解决。

南方的士兵这次过来,穿的却是南方御寒的棉衣,单薄的很。来到北方,北方的寒风一打就透。

尤其即将守卫长城,站在长城之上,迎接那西伯利亚吹来的冽冽寒风,吕谋可不想将这些将士们变成冰雕。

还有他们穿的那个棉袜草鞋,在北方就更加不行了,现在就有将士出现了脚部冻伤了。

张煌言让他们穿草鞋,并不是苛刻虐待他们,而是这种鞋,在南方稻田田埂上行走,更能防滑。

但到北方就不行了。

所以为他们赶制棉衣棉鞋,就成了最主要的任务。

按照现在推行的制度,必须为这5万南方军,准备10万套内外棉衣,这是一个巨大的采购量。

现在的吕谋对政府所需的采购,不是用固定皇商制度,而是采取直接向厂家招标制度。

之所以夏之后不是和周直接无缝对接,不是有个中间商吗。让中间商赚差价,自己花了冤枉银子,作坊主还没落实惠有资本扩大生产规模,吕谋心疼。

于是吕谋,就在户部的大堂之中,召开了北京和通州被服厂的老板们开会,开始招标制作。

现场招标制度,这不但能够在竞价之中,保证价格的低廉,质量的稳定。同时没有官员上下其手,没有中间商左右通吃,就没有腐败贪污的发生。

但这次情况却出现了不同,因为真的是时间紧任务重,所以吕谋这次要最少10个作坊合作运行,才能满足自己在质量数量,和时间上的需求。

面对底下济济一堂的各个服装厂的老板,吕谋宣布:“这次我们首先要订购的,也是急需的10万内外三新棉衣棉鞋,真的是时间紧任务重。为此我需要10个工厂合作生产。”

底下的那些老板就交头接耳,互相选择自己合意的合作伙伴,准备联手。

“这10万套棉衣结束之后,咱们的朝廷还要向你们,订购今年春夏的服装,最少百万套。”

这个生产数量一出,立刻让所有的老板都兴奋的双眼血红。

这是官府从来没有过的,向民间发出的巨大订单。这些订单,将再次催生已经资本主义萌芽的民间工业,有一个质的飞跃。

战争史科技的催化剂,军工军需,将带动工矿发展。

所以每一次大战,都会催生出几个工业巨头,比如德国的克虏伯,比如美国的波音,比如说民国——算了,说他做什么,说他闹心。

所以,这次吕谋准备做后世没有做到,现在得补上的战争刺激工业发展的课。

“现在的棉服,我需要的时间紧任务重。为此,本王决定,为了缓解你们的资金和雇佣人手的问题,先拨付给你们三成的资金。”

对于这样理解人的王爷,大家无不感恩戴德。

“而后期的军装,虽然时间有宽裕,但是数量庞大。包括将士们的内外衣都在内,估计你们在坐有许多的手工作坊,力不从心,而分散加工,又会出现质量用料的参差不齐。为此本王建议,有一些小的手工作坊,不妨以合股的方式,互相抱团取暖。为了支持你们扩大产业规模,本王决定,采购,将以这些合股有规模的厂子优先。”

这几乎就是强制撮合人家合资做大,最好弄出一个服装集团出来。

“中央银行将优先并且放宽条件,向这样的集群工厂发放贷款,来支持你们。只要有5个股东以上的工厂,就会享受到本王规定的优惠政策。”

这个新鲜的提法,立刻让在座的大小商人们眼前一亮。

而吕谋的想法是,利用战争来刺激工业的发展,用这种合股的办法,来形成一个又一个资金资本雄厚的产业集团。

资本主义不是刚刚萌芽吗,那好吧,我给你浇水施肥,我给你拔苗助长。

“为此本王为了推动你们的合作经营,扩大工厂规模,特意在天津新城,批出一片土地来,搞一个工业园区。欢迎你们到那里去投资办厂,在工业园区里开办工厂,将享受土地出让价格的优惠。比如说天津港和天津城中的宅基地,每一间是20块银元,但在这工业园区里,每一亩土地,我只收你100块钱。而且在工业园区内的工厂,将享受官府三年免税的政策。并且不许官员们,除了正常的管理以及基础设施兴建之外,绝对不许插手工业园区内的任何事物。如果谁敢对工业园区内的作坊工厂,吃拿卡要,我的东厂番子,就会让他屁股生疼,再也坐不住那个位置。”

这样的政策一出,立刻引起了所有工厂主的一致拥戴。

其中一个工厂主站起来,小心的询问:“启禀王爷,我的亲家有一间做臭豆腐的作坊,可以在您的工业园区里建厂吗?”

吕谋点头:“我当然欢迎。无论是什么厂搬到那里去,他都会享受到工业园区里的利好政策。”

这个作坊主就立刻在心中盘算起来:“自己的亲家在北京开的这家臭豆腐作坊,由于北京地价昂贵,不能扩大规模。而工业园区里一亩土地才100块钱。而这个亲家在北京的那个小作坊,只要一转手,就能卖到500银元,买下两亩土地,就能扩大面积规模,扣除盖厂房的钱之后,还增加了资本,这真是一举多得啊。我要立刻将这个好消息通报给他。

吕谋的这些配套政策的发布,对大明已经出现的资本主义萌芽,这已经不是浇水施肥拔苗助长了,简直就是给打了十几碗鸡血,那是变态的疯长。

解决了军服之后,就是将这些士兵手中的武器,全部换上了在冷兵器时代更利于守城的长枪,他们会将一个个爬上城的敌人,刺他一个透心凉。

在一切准备就绪之后,这支南方的队伍正式开到了边关,接替了长城的守卫。

这一场战争下来,也不知道有多少南方的健儿血洒长城,再也回不到温暖的南方了。

这是官府从来没有过的,向民间发出的巨大订单。这些订单,将再次催生已经资本主义萌芽的民间工业,有一个质的飞跃。

战争史科技的催化剂,军工军需,将带动工矿发展。

所以每一次大战,都会催生出几个工业巨头,比如德国的克虏伯,比如美国的波音,比如说民国——算了,说他做什么,说他闹心。

所以,这次吕谋准备做后世没有做到,现在得补上的战争刺激工业发展的课。

“现在的棉服,我需要的时间紧任务重。为此,本王决定,为了缓解你们的资金和雇佣人手的问题,先拨付给你们三成的资金。”

对于这样理解人的王爷,大家无不感恩戴德。

“而后期的军装,虽然时间有宽裕,但是数量庞大。包括将士们的内外衣都在内,估计你们在坐有许多的手工作坊,力不从心,而分散加工,又会出现质量用料的参差不齐。为此本王建议,有一些小的手工作坊,不妨以合股的方式,互相抱团取暖。为了支持你们扩大产业规模,本王决定,采购,将以这些合股有规模的厂子优先。”

这几乎就是强制撮合人家合资做大,最好弄出一个服装集团出来。

“中央银行将优先并且放宽条件,向这样的集群工厂发放贷款,来支持你们。只要有5个股东以上的工厂,就会享受到本王规定的优惠政策。”

这个新鲜的提法,立刻让在座的大小商人们眼前一亮。

而吕谋的想法是,利用战争来刺激工业的发展,用这种合股的办法,来形成一个又一个资金资本雄厚的产业集团。

资本主义不是刚刚萌芽吗,那好吧,我给你浇水施肥,我给你拔苗助长。

“为此本王为了推动你们的合作经营,扩大工厂规模,特意在天津新城,批出一片土地来,搞一个工业园区。欢迎你们到那里去投资办厂,在工业园区里开办工厂,将享受土地出让价格的优惠。比如说天津港和天津城中的宅基地,每一间是20块银元,但在这工业园区里,每一亩土地,我只收你100块钱。而且在工业园区内的工厂,将享受官府三年免税的政策。并且不许官员们,除了正常的管理以及基础设施兴建之外,绝对不许插手工业园区内的任何事物。如果谁敢对工业园区内的作坊工厂,吃拿卡要,我的东厂番子,就会让他屁股生疼,再也坐不住那个位置。”

这样的政策一出,立刻引起了所有工厂主的一致拥戴。

其中一个工厂主站起来,小心的询问:“启禀王爷,我的亲家有一间做臭豆腐的作坊,可以在您的工业园区里建厂吗?”

吕谋点头:“我当然欢迎。无论是什么厂搬到那里去,他都会享受到工业园区里的利好政策。”

这个作坊主就立刻在心中盘算起来:“自己的亲家在北京开的这家臭豆腐作坊,由于北京地价昂贵,不能扩大规模。而工业园区里一亩土地才100块钱。而这个亲家在北京的那个小作坊,只要一转手,就能卖到500银元,买下两亩土地,就能扩大面积规模,扣除盖厂房的钱之后,还增加了资本,这真是一举多得啊。我要立刻将这个好消息通报给他。

吕谋的这些配套政策的发布,对大明已经出现的资本主义萌芽,这已经不是浇水施肥拔苗助长了,简直就是给打了十几碗鸡血,那是变态的疯长。

解决了军服之后,就是将这些士兵手中的武器,全部换上了在冷兵器时代更利于守城的长枪,他们会将一个个爬上城的敌人,刺他一个透心凉。

在一切准备就绪之后,这支南方的队伍正式开到了边关,接替了长城的守卫。

这一场战争下来,也不知道有多少南方的健儿血洒长城,再也回不到温暖的南方了。

这是官府从来没有过的,向民间发出的巨大订单。这些订单,将再次催生已经资本主义萌芽的民间工业,有一个质的飞跃。

战争史科技的催化剂,军工军需,将带动工矿发展。

所以每一次大战,都会催生出几个工业巨头,比如德国的克虏伯,比如美国的波音,比如说民国——算了,说他做什么,说他闹心。

所以,这次吕谋准备做后世没有做到,现在得补上的战争刺激工业发展的课。

“现在的棉服,我需要的时间紧任务重。为此,本王决定,为了缓解你们的资金和雇佣人手的问题,先拨付给你们三成的资金。”

对于这样理解人的王爷,大家无不感恩戴德。

“而后期的军装,虽然时间有宽裕,但是数量庞大。包括将士们的内外衣都在内,估计你们在坐有许多的手工作坊,力不从心,而分散加工,又会出现质量用料的参差不齐。为此本王建议,有一些小的手工作坊,不妨以合股的方式,互相抱团取暖。为了支持你们扩大产业规模,本王决定,采购,将以这些合股有规模的厂子优先。”

这几乎就是强制撮合人家合资做大,最好弄出一个服装集团出来。

“中央银行将优先并且放宽条件,向这样的集群工厂发放贷款,来支持你们。只要有5个股东以上的工厂,就会享受到本王规定的优惠政策。”

这个新鲜的提法,立刻让在座的大小商人们眼前一亮。

而吕谋的想法是,利用战争来刺激工业的发展,用这种合股的办法,来形成一个又一个资金资本雄厚的产业集团。

资本主义不是刚刚萌芽吗,那好吧,我给你浇水施肥,我给你拔苗助长。

“为此本王为了推动你们的合作经营,扩大工厂规模,特意在天津新城,批出一片土地来,搞一个工业园区。欢迎你们到那里去投资办厂,在工业园区里开办工厂,将享受土地出让价格的优惠。比如说天津港和天津城中的宅基地,每一间是20块银元,但在这工业园区里,每一亩土地,我只收你100块钱。而且在工业园区内的工厂,将享受官府三年免税的政策。并且不许官员们,除了正常的管理以及基础设施兴建之外,绝对不许插手工业园区内的任何事物。如果谁敢对工业园区内的作坊工厂,吃拿卡要,我的东厂番子,就会让他屁股生疼,再也坐不住那个位置。”

这样的政策一出,立刻引起了所有工厂主的一致拥戴。

其中一个工厂主站起来,小心的询问:“启禀王爷,我的亲家有一间做臭豆腐的作坊,可以在您的工业园区里建厂吗?”

吕谋点头:“我当然欢迎。无论是什么厂搬到那里去,他都会享受到工业园区里的利好政策。”

这个作坊主就立刻在心中盘算起来:“自己的亲家在北京开的这家臭豆腐作坊,由于北京地价昂贵,不能扩大规模。而工业园区里一亩土地才100块钱。而这个亲家在北京的那个小作坊,只要一转手,就能卖到500银元,买下两亩土地,就能扩大面积规模,扣除盖厂房的钱之后,还增加了资本,这真是一举多得啊。我要立刻将这个好消息通报给他。

吕谋的这些配套政策的发布,对大明已经出现的资本主义萌芽,这已经不是浇水施肥拔苗助长了,简直就是给打了十几碗鸡血,那是变态的疯长。

解决了军服之后,就是将这些士兵手中的武器,全部换上了在冷兵器时代更利于守城的长枪,他们会将一个个爬上城的敌人,刺他一个透心凉。

在一切准备就绪之后,这支南方的队伍正式开到了边关,接替了长城的守卫。

这一场战争下来,也不知道有多少南方的健儿血洒长城,再也回不到温暖的南方了。

这是官府从来没有过的,向民间发出的巨大订单。这些订单,将再次催生已经资本主义萌芽的民间工业,有一个质的飞跃。

战争史科技的催化剂,军工军需,将带动工矿发展。

所以每一次大战,都会催生出几个工业巨头,比如德国的克虏伯,比如美国的波音,比如说民国——算了,说他做什么,说他闹心。

所以,这次吕谋准备做后世没有做到,现在得补上的战争刺激工业发展的课。

“现在的棉服,我需要的时间紧任务重。为此,本王决定,为了缓解你们的资金和雇佣人手的问题,先拨付给你们三成的资金。”

对于这样理解人的王爷,大家无不感恩戴德。

“而后期的军装,虽然时间有宽裕,但是数量庞大。包括将士们的内外衣都在内,估计你们在坐有许多的手工作坊,力不从心,而分散加工,又会出现质量用料的参差不齐。为此本王建议,有一些小的手工作坊,不妨以合股的方式,互相抱团取暖。为了支持你们扩大产业规模,本王决定,采购,将以这些合股有规模的厂子优先。”

这几乎就是强制撮合人家合资做大,最好弄出一个服装集团出来。

“中央银行将优先并且放宽条件,向这样的集群工厂发放贷款,来支持你们。只要有5个股东以上的工厂,就会享受到本王规定的优惠政策。”

这个新鲜的提法,立刻让在座的大小商人们眼前一亮。

而吕谋的想法是,利用战争来刺激工业的发展,用这种合股的办法,来形成一个又一个资金资本雄厚的产业集团。

资本主义不是刚刚萌芽吗,那好吧,我给你浇水施肥,我给你拔苗助长。

“为此本王为了推动你们的合作经营,扩大工厂规模,特意在天津新城,批出一片土地来,搞一个工业园区。欢迎你们到那里去投资办厂,在工业园区里开办工厂,将享受土地出让价格的优惠。比如说天津港和天津城中的宅基地,每一间是20块银元,但在这工业园区里,每一亩土地,我只收你100块钱。而且在工业园区内的工厂,将享受官府三年免税的政策。并且不许官员们,除了正常的管理以及基础设施兴建之外,绝对不许插手工业园区内的任何事物。如果谁敢对工业园区内的作坊工厂,吃拿卡要,我的东厂番子,就会让他屁股生疼,再也坐不住那个位置。”

这样的政策一出,立刻引起了所有工厂主的一致拥戴。

其中一个工厂主站起来,小心的询问:“启禀王爷,我的亲家有一间做臭豆腐的作坊,可以在您的工业园区里建厂吗?”

吕谋点头:“我当然欢迎。无论是什么厂搬到那里去,他都会享受到工业园区里的利好政策。”

这个作坊主就立刻在心中盘算起来:“自己的亲家在北京开的这家臭豆腐作坊,由于北京地价昂贵,不能扩大规模。而工业园区里一亩土地才100块钱。而这个亲家在北京的那个小作坊,只要一转手,就能卖到500银元,买下两亩土地,就能扩大面积规模,扣除盖厂房的钱之后,还增加了资本,这真是一举多得啊。我要立刻将这个好消息通报给他。

吕谋的这些配套政策的发布,对大明已经出现的资本主义萌芽,这已经不是浇水施肥拔苗助长了,简直就是给打了十几碗鸡血,那是变态的疯长。

解决了军服之后,就是将这些士兵手中的武器,全部换上了在冷兵器时代更利于守城的长枪,他们会将一个个爬上城的敌人,刺他一个透心凉。

在一切准备就绪之后,这支南方的队伍正式开到了边关,接替了长城的守卫。

这一场战争下来,也不知道有多少南方的健儿血洒长城,再也回不到温暖的南方了。

这是官府从来没有过的,向民间发出的巨大订单。这些订单,将再次催生已经资本主义萌芽的民间工业,有一个质的飞跃。

战争史科技的催化剂,军工军需,将带动工矿发展。

所以每一次大战,都会催生出几个工业巨头,比如德国的克虏伯,比如美国的波音,比如说民国——算了,说他做什么,说他闹心。

所以,这次吕谋准备做后世没有做到,现在得补上的战争刺激工业发展的课。

“现在的棉服,我需要的时间紧任务重。为此,本王决定,为了缓解你们的资金和雇佣人手的问题,先拨付给你们三成的资金。”

对于这样理解人的王爷,大家无不感恩戴德。

“而后期的军装,虽然时间有宽裕,但是数量庞大。包括将士们的内外衣都在内,估计你们在坐有许多的手工作坊,力不从心,而分散加工,又会出现质量用料的参差不齐。为此本王建议,有一些小的手工作坊,不妨以合股的方式,互相抱团取暖。为了支持你们扩大产业规模,本王决定,采购,将以这些合股有规模的厂子优先。”

这几乎就是强制撮合人家合资做大,最好弄出一个服装集团出来。

“中央银行将优先并且放宽条件,向这样的集群工厂发放贷款,来支持你们。只要有5个股东以上的工厂,就会享受到本王规定的优惠政策。”

这个新鲜的提法,立刻让在座的大小商人们眼前一亮。

而吕谋的想法是,利用战争来刺激工业的发展,用这种合股的办法,来形成一个又一个资金资本雄厚的产业集团。

资本主义不是刚刚萌芽吗,那好吧,我给你浇水施肥,我给你拔苗助长。

“为此本王为了推动你们的合作经营,扩大工厂规模,特意在天津新城,批出一片土地来,搞一个工业园区。欢迎你们到那里去投资办厂,在工业园区里开办工厂,将享受土地出让价格的优惠。比如说天津港和天津城中的宅基地,每一间是20块银元,但在这工业园区里,每一亩土地,我只收你100块钱。而且在工业园区内的工厂,将享受官府三年免税的政策。并且不许官员们,除了正常的管理以及基础设施兴建之外,绝对不许插手工业园区内的任何事物。如果谁敢对工业园区内的作坊工厂,吃拿卡要,我的东厂番子,就会让他屁股生疼,再也坐不住那个位置。”

这样的政策一出,立刻引起了所有工厂主的一致拥戴。

其中一个工厂主站起来,小心的询问:“启禀王爷,我的亲家有一间做臭豆腐的作坊,可以在您的工业园区里建厂吗?”

吕谋点头:“我当然欢迎。无论是什么厂搬到那里去,他都会享受到工业园区里的利好政策。”

这个作坊主就立刻在心中盘算起来:“自己的亲家在北京开的这家臭豆腐作坊,由于北京地价昂贵,不能扩大规模。而工业园区里一亩土地才100块钱。而这个亲家在北京的那个小作坊,只要一转手,就能卖到500银元,买下两亩土地,就能扩大面积规模,扣除盖厂房的钱之后,还增加了资本,这真是一举多得啊。我要立刻将这个好消息通报给他。

吕谋的这些配套政策的发布,对大明已经出现的资本主义萌芽,这已经不是浇水施肥拔苗助长了,简直就是给打了十几碗鸡血,那是变态的疯长。

解决了军服之后,就是将这些士兵手中的武器,全部换上了在冷兵器时代更利于守城的长枪,他们会将一个个爬上城的敌人,刺他一个透心凉。

在一切准备就绪之后,这支南方的队伍正式开到了边关,接替了长城的守卫。

这一场战争下来,也不知道有多少南方的健儿血洒长城,再也回不到温暖的南方了。

这是官府从来没有过的,向民间发出的巨大订单。这些订单,将再次催生已经资本主义萌芽的民间工业,有一个质的飞跃。

战争史科技的催化剂,军工军需,将带动工矿发展。

所以每一次大战,都会催生出几个工业巨头,比如德国的克虏伯,比如美国的波音,比如说民国——算了,说他做什么,说他闹心。

所以,这次吕谋准备做后世没有做到,现在得补上的战争刺激工业发展的课。

“现在的棉服,我需要的时间紧任务重。为此,本王决定,为了缓解你们的资金和雇佣人手的问题,先拨付给你们三成的资金。”

对于这样理解人的王爷,大家无不感恩戴德。

“而后期的军装,虽然时间有宽裕,但是数量庞大。包括将士们的内外衣都在内,估计你们在坐有许多的手工作坊,力不从心,而分散加工,又会出现质量用料的参差不齐。为此本王建议,有一些小的手工作坊,不妨以合股的方式,互相抱团取暖。为了支持你们扩大产业规模,本王决定,采购,将以这些合股有规模的厂子优先。”

这几乎就是强制撮合人家合资做大,最好弄出一个服装集团出来。

“中央银行将优先并且放宽条件,向这样的集群工厂发放贷款,来支持你们。只要有5个股东以上的工厂,就会享受到本王规定的优惠政策。”

这个新鲜的提法,立刻让在座的大小商人们眼前一亮。

而吕谋的想法是,利用战争来刺激工业的发展,用这种合股的办法,来形成一个又一个资金资本雄厚的产业集团。

资本主义不是刚刚萌芽吗,那好吧,我给你浇水施肥,我给你拔苗助长。

“为此本王为了推动你们的合作经营,扩大工厂规模,特意在天津新城,批出一片土地来,搞一个工业园区。欢迎你们到那里去投资办厂,在工业园区里开办工厂,将享受土地出让价格的优惠。比如说天津港和天津城中的宅基地,每一间是20块银元,但在这工业园区里,每一亩土地,我只收你100块钱。而且在工业园区内的工厂,将享受官府三年免税的政策。并且不许官员们,除了正常的管理以及基础设施兴建之外,绝对不许插手工业园区内的任何事物。如果谁敢对工业园区内的作坊工厂,吃拿卡要,我的东厂番子,就会让他屁股生疼,再也坐不住那个位置。”

这样的政策一出,立刻引起了所有工厂主的一致拥戴。

其中一个工厂主站起来,小心的询问:“启禀王爷,我的亲家有一间做臭豆腐的作坊,可以在您的工业园区里建厂吗?”

吕谋点头:“我当然欢迎。无论是什么厂搬到那里去,他都会享受到工业园区里的利好政策。”

这个作坊主就立刻在心中盘算起来:“自己的亲家在北京开的这家臭豆腐作坊,由于北京地价昂贵,不能扩大规模。而工业园区里一亩土地才100块钱。而这个亲家在北京的那个小作坊,只要一转手,就能卖到500银元,买下两亩土地,就能扩大面积规模,扣除盖厂房的钱之后,还增加了资本,这真是一举多得啊。我要立刻将这个好消息通报给他。

吕谋的这些配套政策的发布,对大明已经出现的资本主义萌芽,这已经不是浇水施肥拔苗助长了,简直就是给打了十几碗鸡血,那是变态的疯长。

解决了军服之后,就是将这些士兵手中的武器,全部换上了在冷兵器时代更利于守城的长枪,他们会将一个个爬上城的敌人,刺他一个透心凉。

在一切准备就绪之后,这支南方的队伍正式开到了边关,接替了长城的守卫。

这一场战争下来,也不知道有多少南方的健儿血洒长城,再也回不到温暖的南方了。

这是官府从来没有过的,向民间发出的巨大订单。这些订单,将再次催生已经资本主义萌芽的民间工业,有一个质的飞跃。

战争史科技的催化剂,军工军需,将带动工矿发展。

所以每一次大战,都会催生出几个工业巨头,比如德国的克虏伯,比如美国的波音,比如说民国——算了,说他做什么,说他闹心。

所以,这次吕谋准备做后世没有做到,现在得补上的战争刺激工业发展的课。

“现在的棉服,我需要的时间紧任务重。为此,本王决定,为了缓解你们的资金和雇佣人手的问题,先拨付给你们三成的资金。”

对于这样理解人的王爷,大家无不感恩戴德。

“而后期的军装,虽然时间有宽裕,但是数量庞大。包括将士们的内外衣都在内,估计你们在坐有许多的手工作坊,力不从心,而分散加工,又会出现质量用料的参差不齐。为此本王建议,有一些小的手工作坊,不妨以合股的方式,互相抱团取暖。为了支持你们扩大产业规模,本王决定,采购,将以这些合股有规模的厂子优先。”

这几乎就是强制撮合人家合资做大,最好弄出一个服装集团出来。

“中央银行将优先并且放宽条件,向这样的集群工厂发放贷款,来支持你们。只要有5个股东以上的工厂,就会享受到本王规定的优惠政策。”

这个新鲜的提法,立刻让在座的大小商人们眼前一亮。

而吕谋的想法是,利用战争来刺激工业的发展,用这种合股的办法,来形成一个又一个资金资本雄厚的产业集团。

资本主义不是刚刚萌芽吗,那好吧,我给你浇水施肥,我给你拔苗助长。

“为此本王为了推动你们的合作经营,扩大工厂规模,特意在天津新城,批出一片土地来,搞一个工业园区。欢迎你们到那里去投资办厂,在工业园区里开办工厂,将享受土地出让价格的优惠。比如说天津港和天津城中的宅基地,每一间是20块银元,但在这工业园区里,每一亩土地,我只收你100块钱。而且在工业园区内的工厂,将享受官府三年免税的政策。并且不许官员们,除了正常的管理以及基础设施兴建之外,绝对不许插手工业园区内的任何事物。如果谁敢对工业园区内的作坊工厂,吃拿卡要,我的东厂番子,就会让他屁股生疼,再也坐不住那个位置。”

这样的政策一出,立刻引起了所有工厂主的一致拥戴。

其中一个工厂主站起来,小心的询问:“启禀王爷,我的亲家有一间做臭豆腐的作坊,可以在您的工业园区里建厂吗?”

吕谋点头:“我当然欢迎。无论是什么厂搬到那里去,他都会享受到工业园区里的利好政策。”

这个作坊主就立刻在心中盘算起来:“自己的亲家在北京开的这家臭豆腐作坊,由于北京地价昂贵,不能扩大规模。而工业园区里一亩土地才100块钱。而这个亲家在北京的那个小作坊,只要一转手,就能卖到500银元,买下两亩土地,就能扩大面积规模,扣除盖厂房的钱之后,还增加了资本,这真是一举多得啊。我要立刻将这个好消息通报给他。

吕谋的这些配套政策的发布,对大明已经出现的资本主义萌芽,这已经不是浇水施肥拔苗助长了,简直就是给打了十几碗鸡血,那是变态的疯长。

解决了军服之后,就是将这些士兵手中的武器,全部换上了在冷兵器时代更利于守城的长枪,他们会将一个个爬上城的敌人,刺他一个透心凉。

在一切准备就绪之后,这支南方的队伍正式开到了边关,接替了长城的守卫。

这一场战争下来,也不知道有多少南方的健儿血洒长城,再也回不到温暖的南方了。

这是官府从来没有过的,向民间发出的巨大订单。这些订单,将再次催生已经资本主义萌芽的民间工业,有一个质的飞跃。

战争史科技的催化剂,军工军需,将带动工矿发展。

所以每一次大战,都会催生出几个工业巨头,比如德国的克虏伯,比如美国的波音,比如说民国——算了,说他做什么,说他闹心。

所以,这次吕谋准备做后世没有做到,现在得补上的战争刺激工业发展的课。

“现在的棉服,我需要的时间紧任务重。为此,本王决定,为了缓解你们的资金和雇佣人手的问题,先拨付给你们三成的资金。”

对于这样理解人的王爷,大家无不感恩戴德。

“而后期的军装,虽然时间有宽裕,但是数量庞大。包括将士们的内外衣都在内,估计你们在坐有许多的手工作坊,力不从心,而分散加工,又会出现质量用料的参差不齐。为此本王建议,有一些小的手工作坊,不妨以合股的方式,互相抱团取暖。为了支持你们扩大产业规模,本王决定,采购,将以这些合股有规模的厂子优先。”

这几乎就是强制撮合人家合资做大,最好弄出一个服装集团出来。

“中央银行将优先并且放宽条件,向这样的集群工厂发放贷款,来支持你们。只要有5个股东以上的工厂,就会享受到本王规定的优惠政策。”

这个新鲜的提法,立刻让在座的大小商人们眼前一亮。

而吕谋的想法是,利用战争来刺激工业的发展,用这种合股的办法,来形成一个又一个资金资本雄厚的产业集团。

资本主义不是刚刚萌芽吗,那好吧,我给你浇水施肥,我给你拔苗助长。

“为此本王为了推动你们的合作经营,扩大工厂规模,特意在天津新城,批出一片土地来,搞一个工业园区。欢迎你们到那里去投资办厂,在工业园区里开办工厂,将享受土地出让价格的优惠。比如说天津港和天津城中的宅基地,每一间是20块银元,但在这工业园区里,每一亩土地,我只收你100块钱。而且在工业园区内的工厂,将享受官府三年免税的政策。并且不许官员们,除了正常的管理以及基础设施兴建之外,绝对不许插手工业园区内的任何事物。如果谁敢对工业园区内的作坊工厂,吃拿卡要,我的东厂番子,就会让他屁股生疼,再也坐不住那个位置。”

这样的政策一出,立刻引起了所有工厂主的一致拥戴。

其中一个工厂主站起来,小心的询问:“启禀王爷,我的亲家有一间做臭豆腐的作坊,可以在您的工业园区里建厂吗?”

吕谋点头:“我当然欢迎。无论是什么厂搬到那里去,他都会享受到工业园区里的利好政策。”

这个作坊主就立刻在心中盘算起来:“自己的亲家在北京开的这家臭豆腐作坊,由于北京地价昂贵,不能扩大规模。而工业园区里一亩土地才100块钱。而这个亲家在北京的那个小作坊,只要一转手,就能卖到500银元,买下两亩土地,就能扩大面积规模,扣除盖厂房的钱之后,还增加了资本,这真是一举多得啊。我要立刻将这个好消息通报给他。

吕谋的这些配套政策的发布,对大明已经出现的资本主义萌芽,这已经不是浇水施肥拔苗助长了,简直就是给打了十几碗鸡血,那是变态的疯长。

解决了军服之后,就是将这些士兵手中的武器,全部换上了在冷兵器时代更利于守城的长枪,他们会将一个个爬上城的敌人,刺他一个透心凉。

在一切准备就绪之后,这支南方的队伍正式开到了边关,接替了长城的守卫。

这一场战争下来,也不知道有多少南方的健儿血洒长城,再也回不到温暖的南方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