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五中文

繁体版 简体版
四五中文 > 料峭春归 > 第二百五十八章 驾驭

第二百五十八章 驾驭

许沅像被火烧铁块烙着一样抽回手,东看看西看看的瞎扯:“今天天气……挺好,哈哈。”

朝定澜笑笑并不拆穿她。

“阿沅,你试试能不能制住流星。”

许沅望着他递过来的缰绳,顺着绳索看去,轻喃道:“流星?”

“它不是帮你达成所愿了吗。”

杂色如花和流星,确实都极光彩漂亮,而且,速度同样很快。

“这个名字好,谢王爷赐名。”

许沅笑着抓过绳子,走到俯首吃草的流星面前,伸手在其头上挼了挼。

流星掀眼皮看了她一眼,猛然抬起头来。

马本身是与人齐高的,一抬头,反而有种向人示威的感觉。

许沅想着自己“不择手段”逼它跑过草原上的神骏,不由生出股同舟共济患难与共的革命之情,原本不安的目光慢慢化开,漫上亲切。

流星似有所感,却张大嘴长嘶一声恫吓许沅。

许沅扬手不轻不重的在它脑门上落下一巴掌,眼神威慑着压制回去“跟谁横!我们是战友,战友你懂不懂!”

朝定澜一头黑线。战友?她好像之前也说自己是她战友盟友来着。

“能控制,但要如何驾驭?”许沅已彻底冷静恢复理智,如之前一样拿寻常眼光向亓王求教。

闪电背上被轻轻一拍便了然似的悠游的踱步到一边享用多汁甘美的牧草,而它的主人则移步到许沅身侧。

“想驾驭,最起码先要能稳稳当当的坐到马背上而不被摔下。我们便从最基础的踏蹬上马学起。手握缰绳,松紧适宜,一脚支撑,一脚探进脚蹬踩实,身子借势翻身上马,一旦跨上马背另一只手同时抓住马鬃以防跌坠……方向全看你手上缰绳的左右揺扽,而马速快慢的方法你已自通,无须多讲。马的性子不同,驾驭之法也要因之调整。”

亓王将她拿缰绳一圈圈缠着的右手团在手心,左手托着她的右臂:“先试着上马,我带你跑一圈亲自实践、感受一下。”

许沅左脚抬起瞧准脚蹬踏进去,借着亓王的托持和左脚的蹬力,匐上马背。

流星不甘被驯,立即提着前脚高高奋起,后脚快蹦着原地转圈。

“抓紧马鬃!”亓王从旁指导的同时,许沅已将自己贴在马背上并薅了一把长鬃在手中紧着,所以即使流星整个立起她都没掉下来。

流星本是难驯之骏,前蹄砸下便是狂奔。

正觉风声从耳边呼啸而过,五脏六腑像是被一拍子狠狠地往后掼了一记,身子似乎就要向后飞出去时,一道坚实的肉墙将她护住,同时,右侧环过一臂覆在她死抓着马鬃的手上。

“别怕,放松!”

有他在,她原本就是安心安定的。如今靠着他的胸膛,感受着他手上的温度,她心头一暖,人也放松下来。

眼看流星飞驰直冲棘丛而去,包握着的左手轻轻往左一提,流星脑袋左倾随即左转,奔出数十米后,亓王带着她攥着缰绳的手微微向右一拨,流星便向被遥控了一样向右转。

亓王带着她向后猛地一拽一直绷着绳,疯了一样的流星举着前蹄狠狠落下继而似跑非跑的疾赶几步然后缓下步子一脚一脚的慢走。然后莫名其妙地突然间停下不动了。

“那它不走了怎么办?”许沅偏头问,鼻子好巧不巧的擦过朝定澜的左颊,鼻尖正好扫在他面具下缘的皮肤上。

朝定澜带着她轻晃了下缰绳,嘴里弹舌似的发出介于“哲~桀”之间的一个声音,同时压着她的腿轻夹马腹,流星便像是得了令一样,向前迈脚。

“要让它停下来,你就向上略提绳子短促的吁一声。”

许沅依言而行,流星果然就停了。

朝定澜下马然后道声“下马”,左手还团着她的左手和缰绳,右手却单手扣在她腰上,意思不言自明。

“我自己来吧,既要学,总不能学个上得下不得,传出去,你这师傅的名声多不好。”

她感到腰间的手似乎僵了一下,耳边听得淡淡的一个“好”字,随即将手抽离收回。

许沅身手不差,明白了上马的诀窍,下马便反着来一遍,右脚利落的出蹬扫腿探踩到实地上,左脚亦然。

“多谢王爷!王爷放手让我自己来一遍吧。”

“流星还是一身野性,刚才是被我震着,这次你自己一个人,当心些。若驾驭住了,就试着控速让它适应你的节奏与它建立独属于你的默契,若驾驭不住,你只要保护好自己不被摔下来就好,我会骑着闪电追上去将它控制住的。”

“好。”

原本寡言少语的朝定澜在许沅面前,不自觉的细心周全地叮嘱,而本来最善辩最能说会道的许沅,在朝定澜面前却总只会蹦几个简单的字回复。

许沅踏蹬上马,这次有了经验,右脚入蹬之前已然拽了马鬃,没有亓王在后边护着,流星直立她也稳稳的坐在马背。

流星还是落蹄就直奔,但许沅摸到了一点诀窍,这次身体被强大惯往后撂的感觉就轻了许多。同时,左右转向和引速快慢也使得不错。

然而就在许沅勒停时,流星又一次向她发难,完全野得撒开四蹄狂奔。不负其名,恰如流星赶月。

流星不单是跑,还蹦和反扬后蹄,似乎不把许沅弄下来就不罢休。

突然一道斜坡向下,许沅被颠得整个人脱离马背被高高抛起。

“许沅~”朝定澜惊呼一声,立即飞身跨上闪电,急促追去。

许沅身子腾空,右手被往上撇出去失了马鬃,只剩捆在左手上一匝一匝的缰绳、双脚牢牢抠着的脚蹬。

许沅面上生出一抹不服输的征服性邪笑,紧紧踩着脚蹬,身子直立,单手控绳,或左或右不时摆布。

立马奔驰,原来就是这样的。果然帅气。

许沅想着,慢慢坐下,收紧缰绳。

流星还欲奋蹄,但嚼铁越来越勒得紧,最后不得不败下阵来任许沅在它头上一通乱挼。

“小样,我还治不了你了。”

流星顶额讨好求饶似的触了触许沅的手,旋即高傲又别扭的甩头打响鼻。

闪电知意,直奔流星的方向飞赶。斜坡之上,被主人轻吁一声唤停,堪堪收了蹄。

“王爷~”

许沅立蹬挺身,向顶上甩着转着缰绳,冲亓王胜利的笑开。

喜欢料峭春归0小说网更新速度全网最快。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