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五中文

繁体版 简体版
四五中文 > 穿成年代文里人生赢家的对照组 > 第217章 小然对红烧肉的执念

第217章 小然对红烧肉的执念

在许雅看来,朱弘文是江康盛一边的,他说的话都不能信。

更何况刚刚被江明月的态度踩了尾巴,情绪有些失控。

朱弘文那话一落,许雅就尖锐的驳斥起来。

「难看?是他江康盛不顾夫妻情义,我跟着他二十多年啊,就换来他的嫌弃?」

朱弘文也很无奈,这个女人咋不抓重点?

「许雅,你当初既然敢做那样的事,就该想到有一天东窗事发带来的后果。」

许雅的确情绪失控了。

像个疯子又哭又笑。

「是,我是犯了错,可我一开始就把……」话说到关键处,许雅瞬间回神,堪堪闭嘴。

「珍珠,走。」直接拉住江珍珠走了。

这让留下来扫尾的朱弘文都还没发挥够呢,人就离开了。

意犹未尽啊!

不过,他记着许雅刚刚说到一半的话,等江康盛回来后,把事情说了一遍,也把这话说了下。

「老江啊,你说许雅那是什么意思?」

江康盛琢磨了下,也没想明白。

「算了,只要能离婚,我也懒得管那么多。对了,许老师那边怎么样?」

许老师,自然就是江康盛老岳父。

那天气晕过后,身体一直就不咋好。

而他也暂时没去看人,只让人送了礼物过去,他怕出现后又让老师难受。

「唉!人老了,身体自然是不如从前,医生说了很多,最严重的还是骨质疏松,许家那宝贝孙子也回来过了,据说正在帮许老师打听钙片的事。」

江康盛接话:「其实这个问题几年前就存在了,当时双翼也通过他老师拿了两种钙片回来,但结果没有半点改善,后来老师那个海城女婿也从那边带了些来,老头子吃了几次就丢一边了,说是没用,还难吃。」

朱弘文:「可惜了,说不定有用呢。那这次他最得意的孙子给找来,老爷子就算难吃肯定也会吃吧?」

「关键要有效果,看能不能找到再说。」

两个一把年纪的老男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这天也能聊到半夜。

而离开了的许雅母女二人,脸色那是谁都不好看,不过,江珍珠知道哄人,很会压住自己脾气。

比如现在。

「妈,你消消气,别怪明月,她可能只是乡下日子太苦了,越想越难受才会那样对你,她不会不认你的,妈你毕竟养了她十八年,当时也只是气话而已。」

看看,多温柔体贴的亲女儿,明明自始至终被骂的最惨的都是她,江明月像是专逮着她咬一样,什么改姓?那不是暗示珍珠是私生女吗?

还有偷钱,再是造谣养母对她不好,一桩桩一件件,都在指着江珍珠的鼻子骂她忘恩负义,骂她道德沦丧,可她难过也不说出来,只知道关心别人。

许雅后悔了,当年不该把珍珠换走的,这样的贴心小棉袄该是养在身边啊!….

后悔的许雅越发讨厌自己一手带到的养女了,甚至此刻还生出了恶念。

「珍珠我的女儿啊,你就是太心善了。江明月是个什么德性我还不知道?自私任性,她那样的不去乡下去哪里?我只后悔养了她,早知道的话……」

「妈,现在说那些没用,更何况你在气头上,等明日消气了,便什么都好了。只是明月真的变了。」

「我都结婚了,也好想看着明月找到如意郎君,过好日子。」

这话也不知道哪里刺激到许雅了。

就见许雅一张脸变得有些狰狞。

「认不认我都养了她十八年,我始终是她妈,她的婚姻我来做

主。珍珠,你从前提到的那个万晁,现在还没媳妇吧?」

******

今天是七月的最后一天,原定建校的事情因为等待红砖而暂时搁浅,实在是因为之前接多了单,也幸好后边再来下订单的单位,他们给延缓了,八月份他们可以空出时间来烧制建校用的砖。

而其他建材也只是先预定,等货到付款,如此一来,这个月砖厂总收入,再加上石灰窑除去成本后盈利的两百多块,再除去这个月的各种支出,村委商量了下,还是决定拿出一部分钱来分红给大家,但名目肯定不叫「分红」,而是「生活补贴」,好让村民们继续高兴继续期待,生活有了期待,才会更相信村委,继而支持接下来的一些列建设。

不过,这次不再是分钱到户,也是江明月之前建议大哥的,而是分到个人,商量好的人家派个代表过来领钱。

像江家二房那种内部不合的,江北珊第一个站出来要领走自己的那一份,村委会也是同意的。

于是这次分钱,二房四口人又一次大战,江老太要自己领,江北珊也要领走自己的份,吴翠兰两口子当即就闹了,不敢对老太太如何,吴翠兰却是把女儿耳朵都要拧掉了,还是村民以及巡逻队的人极力制止,这才把人拉开。

「北珊呐!你两个哥哥才走,你咋就要跟我们离心呢?我和你爸现在只有你一个孩子,攒下来的还不都是给你?你说,你是不是受了谁的撺掇。」说这话时,眼神尽往沈芳华身上瞟,暗示的意思不要太明显。

三房的人都还没动呢,焦婶子先炸毛了。

「吴翠兰,你这是啥意思?你给我说清楚?别整些似是而非的小动作,咋地?拿三房当软柿子捏?是不是还想着把你一家安排进村委会?记仇呢?可你也不看看你这家人是个什么德性,你们也配?」

吴翠兰没想到无往不利的栽赃,竟然会有人大庭广众下跟她杠,眼神闪了闪,立马就哭了起来。

「哎哟!我可怜的北华啊,我可怜的北阳啊。可怜你们命不好,年纪轻轻就去了,留下我这个不中用的妈,被人欺负被人看不起。哎哟!老天哪!可怜可怜我……」

吴翠兰这突然一哭,的确把焦婶子整不会了,也让其他村民硬是说不出半句话来。

毕竟吴翠兰才没了两个儿子,这绝对比要她自己的命还让人绝望,他们家里人好好的,这是大幸,也不想站着说话不腰疼。顿时觉得吴翠兰发疯也情有可原,说来说去不过是个可怜人。

成功博得村民们同情,只能说村民们心善,这是好事,但原则问题不可破,吴翠兰哭也没用,江北珊是成年人,吴翠兰想要走那四块钱就自己跟女儿商量去。

一个小时后,三房的桌上放了几堆钱票,大哥的一堆,二哥的一堆,江妈拿到的补贴二十块,小然拿到的十五块,加起来一百多块都到了江明月面前。

江明月摸了摸下巴,果断揣进兜。

全家人满意了,而小然也期待的跟江明月开口。

「姐姐,有钱了,咱家是不是可以吃红绕肉啦?」.

墨裳影华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