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五中文

繁体版 简体版
四五中文 > 千金招婿 > 即便是你2

即便是你2

“苏飞文,你怎么跟你娘说话呢!”苏牧言赶忙制止苏飞文的动作。但是当他再打开房门的时候,廖倾城已经离开了。

“爹你别被娘蒙蔽了,我带你去看那个老婆婆,她真的很惨!”苏飞文还是觉得自己刚刚做的没有错,伸手还去拉苏牧言的手。

可是这一次苏牧言却刷开了他的小手,眼神中没什么温度,他冷冷的说:“任何人都可以说你娘不好,只有你不可以!如果不是你娘,又哪儿来的你?别人说的一句话就可以让你否定掉你娘做的所有事情么?况且,你也根本不知道当年发生了什么!你自己好好想想吧。”他说完头也不回的就跑去找廖倾城了。

寝室的房门关的紧紧的,苏牧言在外边敲了好久,廖倾城都没有出来开。他叹口气在门外说:“一定是王妃又回来了,被飞文碰上不定说了什么。他是个小孩子,没什么辨别是非的能力,你就别跟他生气了。”

屋里的廖倾城又何尝不知道是有人在捣鬼,可是被自己的亲儿子这么说成是歹毒的老妖婆,任谁也不会好受。她没有吭声,趴在铺上,好像身上的力气都被抽空了。

苏牧言又是叹了口气,直接坐在了寝室外的台阶上,等着自己的娘子大人开门。晚膳时分,这一家三口都没什么胃口,但是苏飞文还是被沐沐劝着吃了两口。廖倾城则是蜷着身子睡了一觉,苦逼的苏牧言就是在台阶上一直坐到了晚上。

天色渐渐暗下来,苏牧言站起身,抖了抖几

乎快要僵掉的腿,走到房门前说道:“倾城,就算今天要罚我睡书房,也让我进门把被子什么的抱出来吧。”

廖倾城睡的并不踏实,听到了声响就睁开了眼睛。只觉得浑身发冷,没什么力气。不过听到苏牧言的声音,她倒是安心了不少,原来他一直都没走啊……这么想着,她就开始心疼起苏牧言来。

廖倾城将房门打开,看着苏牧言也是一脸的倦容,吸了吸泛酸的鼻子就抱住了他。苏牧言轻轻拍着她的后背安慰道:“别伤心啦,他还是个小孩子。明天一早我就去抽他去。”

廖倾城摇摇头,没吭声。

“你身子怎么这么烫?是不是不舒服?”苏牧言终于感觉出了她的不对劲。

廖倾城点点头:“就是觉得有点儿冷。”

于是,一直被苏牧言供着好久没得病的廖倾城病了,而且是被他们的宝贝儿子气病的。这一烧就是三天,虽然身子热,但是心是凉的。大夫说,这是心病,没治。

苏牧言听了这话之后,很不过揪苏飞文过来胖揍一顿。

而苏飞文这三天过的也极其不舒服,爹娘都不理自己了,他去找师傅练剑,师傅也是只教导小菲菲。找小菲菲聊天,她也是转身就走,看都不带看他一眼的。一时间,他感觉自己被抛弃了。

另一方面全府上下都挺关心廖倾城的病情的,所以当苏飞文知道娘亲病了之后,也是按耐不住的想去看看她的情况。可是一想到那个老婆婆的惨象,他就又不想去了。

这么犹豫了一天之后,

终于有一个人来理他了。那个人就是他的小师妹,冰山小师妹劈头盖脸就是一通臭骂:“苏飞文,你就是个坏人,你娘生病了你不去看你还是不是人!廖姑姑这么好的娘你不要有的是人要!你今天要是不去跟廖姑姑道歉,我就永远都不理你!也不让师傅再教你了!”

苏飞文一愣,赶忙想要开口说点儿什么,可是下一秒,他就已经被冰山小师妹一个过肩摔砸地上了……

苏飞文坐起来,看着小菲菲离开的背影,不再犹豫起身就往廖倾城的寝室跑。才跑到寝室门口,他就听到屋里传来廖倾城的声音:“牧言,你去看看,看看飞文吃饭了没有,别饿着了。”

“你先管好你自己吧,这都已经三天了,还不退烧,还管那个白眼儿狼。”苏牧言还是坐在铺前一动都不动,根本没打算去看苏飞文吃没吃饭。

可是站在门外的苏飞文听了廖倾城的话之后却内疚的想一头撞死 ,娘亲这么担心他,他居然还说不想见到她,这么伤她的心。他现在怎么有脸进去赔不是,也或许娘亲现在根本不想见到他呢!

这么想着,门外的苏飞文调头就跑出了府去,他要赔不是,要让爹娘都知道,他是真心实意的想要道歉!

廖倾城叹口气,又拽了拽被子:“明天,我们找他好好聊一聊吧。”

苏牧言捏了捏她的手:“你先好起来再说,我一会儿去找那个小混球儿。”

廖倾城点点头,闭了眼睛,决定好好休息休息。

傍晚,苏牧言来到了苏

飞文的房间,才推开门,就看见满地的小杯子。而苏飞文则坐在桌子边,仔仔细细的拴着一块小石头。看见苏牧言进来,他怕的不敢抬头,连动都不敢动一下。

苏牧言走到桌边,轻声道:“这么晚了,还不睡?”

苏飞文肩膀轻轻颤抖着,最后还是忍不住扬起满是泪痕的小脸,绕到苏牧言跟前一把抱住他:“爹爹,飞文知道错了,飞文不应该伤害娘亲。娘亲对我这么好,我还欺负她……”

苏牧言拍拍他的后背:“别哭了,明天你乖乖的跟你娘认个错,她肯定特别开心。”

“嗯!”苏飞文重重的点头,然后指了指一旁已经完工的风铃:“我做了这些给娘赔罪。”

苏牧言愣了愣,随即笑开:“你娘一定很喜欢,爹陪你一起做。”

“好!”苏飞文跑开,搬了把椅子和苏牧言认真的做起了剩下的风铃。

苏牧言一边做着风铃,一边开始给苏飞文讲以前的事情。他认为,这种事情有必要让苏飞文知道,但并不想让他去记恨王妃,因为上一代的事情跟他是完全没有关系的。

“所以,如果不是你娘,我和她可能早就不在这个世上了,那样就更加没有可能有你了。”苏牧言讲完之前的恩恩怨怨,已经深夜了,两人手里的风铃已经做完了好多。明天一早只要挂起来,一定会特别的好看。

苏飞文坚持着做完了最后一个风铃,揉了揉眼睛,赖在苏牧言身上,被抱去睡觉了。记忆中,难得的,苏牧言陪他睡了一晚。

次日

一早,两人几乎同时醒来,苏飞文蹦下铺去随便呼噜了一把脸,就开始动工了。客厅前,小厮们看着小少爷兴冲冲的在走廊上挂满了风铃,微风一吹,叮叮咚咚的声音清脆悦耳,甚是好听。

苏牧言站在梯子下面,看着苏飞文热的满头是汗,让人拿了帕子随时让他擦一擦。

廖倾城醒来之后,觉得自己已经不发烧了,套了件衣服,就想去看看苏飞文。三天没见,她想他想的不行。

才刚走过客厅庭院外,她就听到里面里面叮咚作响,好听的紧。仔细一看,笑容就攀上了脸庞,挂好最后一个风铃的苏飞文此时正得意的自我欣赏着。

苏牧言拿着帕子为苏飞文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温柔道:“一会儿我去叫你娘来,记得和她道歉。”

“嗯。”苏飞文重重的点头。

苏牧言无比认真的看着苏飞文,郑重道:“这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告诫你——即便是你,伤害了你娘,我也不会原谅你。”

“我再也不会了!我要跟爹一起保护娘!”苏飞文作发誓状,表情也是严肃的很。

廖倾城站在一边,轻笑一声,引来了他们爷儿俩的注意。

满院的风铃叮当作响,他们说好要保护一辈子的廖倾城,一袭白衫,伴随着淡淡的雨露清香,在阳光温和的照耀下,笑靥如花……

【全书完】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